• Sep 11, 2008

    洪水

    我不明白,熟讀蘇東坡范成大文天祥的人們,居然還嗅不出一點異樣,一定要落到袁崇煥的運命,才若有所悟。
  • Feb 13, 2008

    情事

    難説這不是壞事。自此去國,去找這一份彌漫的大愛,一晃五年光景,江之永矣,不可方思。不能得了便宜賣乖,寫本書將愛人一一謝過。也應該說,不似那般兼愛。因爲每一次用情,都是愛同一個模式,同一個原型。脫離這個窠臼,難!
  • Dec 9, 2007

    海語

    和同事們一道唱著彼此的歌,一道啜飲著啤酒,在沙灘上跑動。間或有別人的焰火娛樂我們。那本來是主角的樂隊只能淪爲伴奏,而我也逐漸地從這幅圖畫中後退,企圖跳到這一方畫布的外面去,直到困了累了,才不情願地在白色的被單下睡去,也許明天永遠都只是一個別樣的世界……

  • May 9, 2007

    雨日

    又是在綫上接收到那端傳來的電郵。進來總是這樣和遙遠的友朋同步。偌大一個世界,這些漂泊的心都時時地念想著,不知是減輕還是加深分離的苦痛。

  • Apr 30, 2007

    夜色朦朧

    我如此勸慰自己:要看到這光雖然微弱,已經照亮了内心每一個黑暗的角落。況且這光一旦燃起,將永不熄滅。

    夜行的車上,奔流不止的思緒。夢境中依舊是交叉重疊的意象。

    沒有終結,只有起始。

    我們比自己想象的要強大。

    要原諒自己的黯然神傷,也要原諒他人所能給予的愛。

    我永遠記得從睡眠中醒來,方向莫辨的那一刻,愛人關切而憂傷的臉。

    我們都是運命的人質。

    但地球是小而圓的。

    一生有一次,奇跡會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