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21, 2008

    更始

    重新開始,用自己的聲音劃破死寂的天空。讓這本不美妙的夜晚,如同van Hogh的《星夜》一樣,流動洋溢起來。

  • Mar 18, 2008

    祝禱

    我主。請勿逼迫我。我一直明瞭,信仰意味著苦痛。

    但請勿折磨我脆弱的身心。我知道自己已不復在英格蘭廣袤的原野。請勿時時告知我的方位。請務必讓所有路過的英格蘭人遁入目光無所及的地點。請勿讓我翻檢過往的情事,請勿讓我念起過往。

    在這轟然倒地的國度,我無法擎起統領萬物的能量,只能默默地哀悼消逝的青春。請務必讓我知曉自己的位置,不要時時提醒我過往的榮光與友誼。那交會的光亮可以被忘卻,只是不要讓我淌過那無從重復的湍流。

    請勿讓我有空閒悼念往事與近...
  • Mar 16, 2008

    川陌

    歸途上聼著Bruckner第四,居然在第二樂章心頭一顫。 音符和調性的回歸原來總是這樣撫慰。但也許只是因爲我偏愛維也納風格的敍述,Bruckner從Schubert那裏參來的綿長與深情,蒸餾到純淨的樂句中,雲蒸霞蔚地迷人。
  • Mar 2, 2008

    光釅

    昨日亦是如此,摘脫眼鏡,解開衣領,這種鍛煉方式遠勝健身房。從舒伯特悲愴的音符中走到這商業社會中催人瘋狂的節拍,跨越的幅度未免過大。不過對我來説很容易。首先要忘掉阿多諾關於流行音樂的批判,其次要忘記生活中的瑣事,彼時彼刻,舞者都把自身抽離成爲一個象徵符號了。
  • Feb 13, 2008

    情事

    難説這不是壞事。自此去國,去找這一份彌漫的大愛,一晃五年光景,江之永矣,不可方思。不能得了便宜賣乖,寫本書將愛人一一謝過。也應該說,不似那般兼愛。因爲每一次用情,都是愛同一個模式,同一個原型。脫離這個窠臼,難!
  • Feb 2, 2008

    雪蟄

    於是不再有無謂的哀傷。我們這個時代的際遇,就是那一堆堆碎裂的意象。

  • Jul 24, 2007

    流轉

    為生命感恩,為消逝的時間守望。這匆匆的年歲,如隨夜隱遁的星漢,無論如何追逐不得。這是最快樂的一年,也歷經種種創傷,不復寂靜。這也是在無所成就中苟活的一年,不過無為也許是在為爆發積蓄能量。懷著各不相干的幽思,穿梭在生活各個層級中,似乎衝破了一些苑囿,也似乎走出了舒適區域(comfort zone),雖則並未感到有冒險的狂喜襲來。

  • Jul 11, 2007

    雹·雨·雷

    但也往往是這個時刻,孤獨感爬出潛居的深井。所以我看到“我有點醉”,也就憶起自己因輕微脫水無法入眠時所常常幻想的臂膀和溫熱。雖然未曾飲酒,我可能亦處在一種宿醉狀態。

  • Jul 6, 2007

    幼齒化

    在一個過渡衰老的靈魂已經無法統馭這個想象的世界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在重新趟過幼年的河床。我想這不是“為賦新詞強說愁”。榮格說創作慾是一種咒詛,是整個物種的無意識在個體中的勃發,個體逃脫不得。我注定得為一大群毫不相干的人和事犯愁。
  • Jun 12, 2007

    熙攘

    除了那日隨新認識的朋友Z一道去聼搖滾藍調吉他,也真沒有什麽事情。拒絕了一家英資公司的工作,因爲實在不合胃口,也不想待的太久。一旦答應了,也許未來的兩年都要困在這個光怪陸離的城市。那天路過人民廣場,心懷恐懼地發現那矗立在噴泉旁的罎子會發出尖利的女聲,大約是歌頌新生活的歌曲……真是的,何必這麽做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