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21, 2008

    更始

    重新開始,用自己的聲音劃破死寂的天空。讓這本不美妙的夜晚,如同van Hogh的《星夜》一樣,流動洋溢起來。

  • Mar 18, 2008

    祝禱

    我主。請勿逼迫我。我一直明瞭,信仰意味著苦痛。

    但請勿折磨我脆弱的身心。我知道自己已不復在英格蘭廣袤的原野。請勿時時告知我的方位。請務必讓所有路過的英格蘭人遁入目光無所及的地點。請勿讓我翻檢過往的情事,請勿讓我念起過往。

    在這轟然倒地的國度,我無法擎起統領萬物的能量,只能默默地哀悼消逝的青春。請務必讓我知曉自己的位置,不要時時提醒我過往的榮光與友誼。那交會的光亮可以被忘卻,只是不要讓我淌過那無從重復的湍流。

    請勿讓我有空閒悼念往事與近...
  • Feb 25, 2008

    月出

    照片裏,他有比現在更長的頭髮,是那一貫惹人的紅色。他有比現在更恬靜的目光,俊美而狹長的臉上還讀不出憂鬱。那是在南德,羅馬公教的名大學城裏。那是他曾經跟我敍説,但我直到此刻才開始明瞭的青春。
  • Dec 9, 2007

    海語

    和同事們一道唱著彼此的歌,一道啜飲著啤酒,在沙灘上跑動。間或有別人的焰火娛樂我們。那本來是主角的樂隊只能淪爲伴奏,而我也逐漸地從這幅圖畫中後退,企圖跳到這一方畫布的外面去,直到困了累了,才不情願地在白色的被單下睡去,也許明天永遠都只是一個別樣的世界……

  • Sep 14, 2007

    讀不懂了

    而中國,偏偏就是一個最低公分母要作爲至高無上的標準的國家。白居易之所以爲偉大的詩人,據説是因爲他把作品讀給不識字的老嫗聼,然後老嫗聼不懂的就改正。就是説,講這個故事的人認爲,只有不識字的人能懂的詩,纔是好詩。
  • Jul 29, 2007

    遠走

    有時候,我們不應該放縱自己的好奇心,一旦跨越了界限,便無法以泛泛之交收場。

    有時候,我們撒出破敗的網,收穫的是無法梳理縷析的情感,哪怕最懼怕收穫的恰恰是情感。

  • May 28, 2007

    世界的現狀

    舞蹈過後,同去吃飯喝茶,一直到子夜過後。上海的夜是比倫敦的長,畢竟沒有Licensing Law之說。也因爲這七小時的時差,已經沒有辦法同步溝通。我入夢的時候,北國正是傍晚。那裏的子夜時分,我剛剛起身。電子郵件越來越長,總之,我們把貼在對方身上的ex-標簽撕下來又粘上去,反反復復,模模糊糊。

  • May 4, 2007

    白夜

    插一句嘴:懇請列位看官不要推薦我的文字到豆瓣九點或者任何其它網站。偷偷地喜歡或者厭惡即可。該看到的人都會看到,請相信這個世界本身固有的機緣湊合。

  • Apr 30, 2007

    夜色朦朧

    我如此勸慰自己:要看到這光雖然微弱,已經照亮了内心每一個黑暗的角落。況且這光一旦燃起,將永不熄滅。

    夜行的車上,奔流不止的思緒。夢境中依舊是交叉重疊的意象。

    沒有終結,只有起始。

    我們比自己想象的要強大。

    要原諒自己的黯然神傷,也要原諒他人所能給予的愛。

    我永遠記得從睡眠中醒來,方向莫辨的那一刻,愛人關切而憂傷的臉。

    我們都是運命的人質。

    但地球是小而圓的。

    一生有一次,奇跡會發生。

  • Apr 2, 2007

    靜語

    週五的倫敦是灰藍色的。包裹在細雨和迷霧中的城市有一種奇妙的蠱惑力。坐在進城的火車上望去,加那利碼頭的高層建築完全隱匿在厚厚的濃霧中。只要氣溫不低,這樣的日子我也很樂意消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