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10, 2007

    誰歐化了我的《三言二拍》?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8195808.html

    昨日偶爾瞥見報紙上宣傳“一本通篇沒有‘的’字的小説”,因爲作者據説要以此反對當代漢語的“歐化”結構,“回歸”一個純正的漢語傳統。

    大放厥詞,一句也就算了。偏偏這篇文字祭出一大堆名字嚇人,好像新文化運動造成了歐化漢語這個妖孽叢生的亂局,而“的”字居然成了首害。扯上僞譜系的旗幟,他可以繼續胡説下去,好像新文化運動的人古書沒有他讀得好。我們姑且以洋人尚未腐化漢語的時代為例,隨手翻開明清小説,“的”字隨處可見。我終于知道,淩懞初和馮夢龍居然都是新文化運動的健將,歐化漢語的罪魁了。

    我想,稍微肯讀書的人都知道漢語墮落的罪魁,不是新文化運動,也不是新東方學校,是一個在英語中自封為“公關部”的部門,創造了一種新語(奧維爾所謂newspeak),以致意思與文字漸行漸遠,現實和歷史毫無干系。

    魯迅的時代,有人說驚嘆號“遠看像病菌,近看像炸彈”!過了將近80年,還有看到一個“的”字就魂不附體的。

    不讀歷史的人總是要援引歷史。不懂西洋的人都要裝做洋鬼子。外行的人要反對“技術挂帥”。反智的人要知識的譜系。這是中國最大也最特殊的國情。

    分享到:

    评论

  • 所谓的历史不过是供他们随心所欲使用的工具,手段为目的服务。
    回复Galene说:
    我其實蠻相信這些人“真誠”地相信歷史。
    只是,問題是在當今的語境中,一個人可以毫無顧忌地大談自己並不知道的東西。語言已經在所謂“含蓄”而不直接的中國式表達中喪失了同所指的關聯。
    2007-09-12 18:20:39
  • 是啊,连文言与白话都分不清楚,妈的X.
    回复mango说:
    : )真痛快!
    2007-09-12 18:14:44
  • 哈哈,每次向外宾介绍“书记”我都要踌躇许久。绞尽脑汁蹦出“Deputy Dean”这个词,结果洋人高兴自己人也高兴,皆大欢喜。给你这么一说,觉得这种行为近于不齿了……



    现今颇多复古者中存在一种“非历史”(ahistory)的倾向,确实是一个问题,这一点上我很同意君。
    回复HT说:
    哈哈哈:)知錯要改哦!

    我想復古是一種感傷主義的心態,還有就是中國人心中的歷史觀念在過去的一百多年中歷經很大的變更。在僞譜系和僞歷史的強大壓力下,真正的歷史已經被截斷並且湮沒了。

    另外,這一過程我認爲是同作爲思考中介的語言經歷的截斷和重構也有深刻的關係。
    2007-09-12 18:14:10
  • 没有“的”的小说,佩服佩服
  • 精辟。好好好!
    回复mars说:
    : )
    2007-09-12 18:0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