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20, 2007

    雲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7831351.html

    又要遷居。弟也遷居。我們又要回到同一個角落。我們單飛的日子並不順遂。

    也好,我已經最大限度地動用了資源。住在這個地區容易分心,總是有可去的地方。不料僅僅二月下來,已經令人厭倦。沒有便宜音樂會的日子,看來需要別的制動力。

    趕寫書評和其他評論,也迫使自己看了不少東西,權作溫習功課。也許那樣集中的精力正在回來,我或許可以認真地坐下來梳理一些知識,比如哲學史和17和18世紀的英國文學。

    中午和恩師出去吃飯。她因爲一直勤於思考寫作,經年而無變化。

    買到四個琴師為BBC彈巴赫的“四十八”的影碟,頓覺宇宙間的秩序又開始呈現。在心旌動搖的一刻,巴赫的整肅可以讓心智和諧。第二冊是我並不熟悉的,有些曲目有初次聆聽的震顫。

    姐姐來倫敦看我,我把自己的手機給她用。她在火車上接聼我的電話,回來後興奮異常:你的手機鈴聲真是太出挑了。滿車廂的人都嫉妒地看我。是誰寫的音樂?

    我笑答:巴赫英國組曲第三號的吉格舞曲。

    分享到:

    评论

  • 我觉得那个还好,至少听起来没那么“炸”,就是在影视作品里被滥用了。

    听平均律有时会流泪,让自己颇感意外。
    回复Galene说:
    平均律有些曲目寫得實在是……看Euro Arts那個DVD的時候,鋼琴師Joanna MacGregor說她念音樂學院的時候課程也要求寫賦格,寫出來的和十二平均律裏不可同日而語。技術的巔峰中自然有沛然的情感。

    同樣是練習性質的東西,車爾尼的練習曲就是“糟糕的音樂”,Andras Schiff在講座裏一再說要給琴童最好的音樂,一定要避免車爾尼。

    2007-08-22 20:08:21
  • Was it the same tune I heard on your sleek&black Motorola?
    回复nancoula说:
    是啊。
    2007-08-22 03:21:04
  • 嗯, 很有趣. 我曾拿布拉姆斯第四交響曲做鈴聲.



    巴赫讓人寧貼, 莫札特讓人翱翔. 這是我的感覺. 也和我聽的樂曲有關罷.
    回复bildub说:
    一次在大英圖書館裏寫作業,某女的手機鈴聲響起,是勃拉姆斯第二。響了好久她才一半驕矜一半羞赧地関掉聲音。

    巴赫也讓人抑鬱。比如《十二平均律》一些小調上的序曲+賦格。有時聼來很悲傷。

    2007-08-22 03:25:08
  • Perhaps the Badinerie in BWV 1067 is the only one by Bach that annoys me as a cell phone nightmare, especially when it's heard on an old Nokia model without polyphonic ringtone.
    回复Galene说:
    還有托卡塔與賦格BWV565的賦格部分,我第一個手機的内定鈴聲就是這個。呵呵,想象的出你annoyed的情狀。
    2007-08-22 03:28:01
  • Gigue in BWV808 is quite nice. The prelude in BWV807 used to be the ring of my cell phone...hilarious and, in some sense, noisy, isn't it? hah...:)
    回复HT说:
    呵呵,大家都喜歡英國組曲了。我的手機鈴聲基本上都是巴赫。要能夠讓我注意到來電,但又不能把我嚇一跳。
    2007-08-22 03:29:02
  • 《游击队员之歌》,嘿嘿,我们都是神枪手。
    回复mango说:
    ……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哈哈哈
    2007-08-22 03:29:33
  • 住哪裏都好:)
    回复mars说:
    是,只要心裏篤定。
    2007-08-22 03:30:17
  • 期待温习功课的茶会。
    回复tian说:
    可那樣我距離上海的夜生活也就遠了。不能兩全其美:(
    2007-08-22 03:3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