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8, 2007

    27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7514976.html

    週末特別想安靜,所以約見我的人都碰了壁。不料週日就盼望出門去。走到附近的書局尋找一本寫評論用的新書,未果。老友A來電,說驟雨初歇,約我一道去吃飯喝酒。雨後天氣清新,於是一道去了建國西路一個有花園的酒館。這是H君帶我來的地方,想來他已經開始告別東亞之旅,不日即將返國。雖然認識這麽短短的一月,依舊弄不清爲何有這許多張亂而美好的感覺。和A坐定,本來準備點我喜愛的Tetley's,不料此地好一點的苦啤都價格不菲,約為英倫那裏的二倍。

    啜飲著啤酒小敍,我們平行的生活開始交匯。畢竟是熟識多年的老友,意思的傳遞總是熨貼,雖則五年沒有怎麽見面。

    順便給以前在愛爾蘭的同事M.E.發了短信。她在此地短期出差,已經通了不少電話,可是一直忙到無法見面。今晚她果然有空,相見的時候,覺得她三年之後秀麗依然。如我所料,她與埃申巴赫大師是表親。三個人聊上海的種種,我有時把話題拉回到共事的歲月。子夜時分,A邀我去喝紅酒,M.E.告辭。

    有時渴望私人的時空而不得。有時渴望心靈的交會。揮霍青春的同時也在暗暗自責,爲什麽不固守自己的心靈和身體。在這紛紛的迎拒當中,也有片刻的寂寥。

    尋到了那冊自己要用的書,順帶三聯版李奭學的《得意忘言》,遂將空調溫度定在27度,靜靜地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