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29, 2007

    遠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7165266.html

    H君的告別晚會。我從家宴出來,和弟與弟妹一道乘車,回家,然後再次出行。

    我選擇一人前往,因爲告別,不是一個群體的姿態。認識不久,但這聯係的強烈,讓素來被人指為“英格蘭式的冷淡”的我不能自已。

    這世界小,所以在座的賓客我似乎在各處都有見過。沒有興致如以往那樣一一寒暄,只是就近和人説話。

    有時候,我們不應該放縱自己的好奇心,一旦跨越了界限,便無法以泛泛之交收場。

    有時候,我們撒出破敗的網,收穫的是無法梳理縷析的情感,哪怕最懼怕收穫的恰恰是情感。

    前日和M君在家中小酌,次日清晨送他上駛往機場的計程車。說起各自情感的波折,我恍悟自己是如何的缺乏耐心。堪為倫敦坐標之一的M,我希望英國更多一些這樣大氣魄的人。

    回到昨晚,從酒館出來,隨人群去了CD。站在高處盡情地揮汗,可以關閉大腦片刻,也誠然是可人的事情。然而又有人來到近旁搭訕。我想,年輕而美麗的生命不應該對我抱任何期望。在人間遊走,我有時駐足凝望片刻。但這凝望只是一個一般的狀態,請勿解作針對某個客體。在這燈火迷離的舞廳裏,我緊閉雙眼,張開微笑,但此時此地,我享受的是自己的孤身一人。誰能把舞者從舞蹈中分離?

    分享到:

    评论

  • 曾经对一些关系投入过,一起欢笑一起悲伤,最后却为此感到身心俱疲,于是再也没有建立新关系的勇气和冲动。
    回复Galene说:
    理解。有時候要能夠忍受頭破血流的挫敗感,才能繼續建立新的關係。
    2007-08-06 15:16:07
  • 很喜歡你細膩的文字, 令我有再寫新詩的衝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