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24, 2007

    流轉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7030412.html

    吃完飯,鬼使神差地過馬路去書報亭,買了一本雜誌,不料翻開來就看到墨的文字,忍不住笑出聲來,那俏皮從第一字順流直下,整日的倦意頓消。這妙處不止在於充足的信息量和考究的煉字,讀最末那一段,我甚至可以猜想墨腦中流動著的精到英文:那纔是書評都應具備的持重而微妙的結語啊!

    為生命感恩,為消逝的時間守望。這匆匆的年歲,如隨夜隱遁的星漢,無論如何追逐不得。這是最快樂的一年,也歷經種種創傷,不復寂靜。這也是在無所成就中苟活的一年,不過無為也許是在為爆發積蓄能量。懷著各不相干的幽思,穿梭在生活各個層級中,似乎衝破了一些苑囿,也似乎走出了舒適區域(comfort zone),雖則並未感到有冒險的狂喜襲來。

    早已過了午夜,依舊在敲著鍵盤,耳機裏是現場直播的石荷州音樂節。馮·多赫納尼指揮北德廣播交響樂團奏布魯克納第四。以“浪漫”開始一日,幸甚。我記得被sonata-form所困的藍眼睛常說布魯克納“從不交待一個結局”,聼著聼著綫索就丟掉了。這也許是Snow所說的“兩种文化”的表徵,一個講求邏輯和結構的人無法讓自己主動迷失在一座恢弘的大教堂裏,盯著溫暖的stained glass發呆。論到《長庚星下》,他也說“沒有結局”,“可以去掉大段對建築和音樂的描述”。可是這本書的長處就在於印象派的渲染,也唯有這樣,布盧日(抑或別的城市?)才能承載這些故事。那種黑夜和陰冷的海濱,我是作過實地考證的。那個虛構的奧爾斯特大師,絕對不是一個可有可無的人物啊。

    不知怎的:梅雨剛走,感冒又立時復發。這也不確,因爲此次的感冒與上次並不相同。除了咳嗽和嗜睡,並無其他症狀。今日對鏡剃鬚,發現有消瘦的跡象。這樣的暑熱,我已將近五年沒有體驗,有如此措手不及的反應也很自然。

    瑣事也依然困擾。遊戲之餘,縂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好的玩家。不論怎樣喬裝打扮,人都知道我臉上滲滿了逐而不去的憂鬱。然而還是有美妙的感覺。在這個處處不得呼吸的國度,我能夠找到可以發揚踔厲的地方。

    分享到:

    评论

  • 唐·韓愈《柳子厚墓誌銘》:“議論證據今古,出入經史百子,中踔厲風發,常率屈其座人。



    問緘默兄好! 不知何時能同啜飲威士忌?

    年輕就是幸事!

    回复緘默说:
    也許已經不年輕了,最近在年輕人多的地方只覺得衰頽。

    緘默兄的考證高估了這個出典。我本意就是說在上海也有可以蹦迪的地方:)周《武》樂的勁舞是也……不是那樣的慷慨激昂了。

    如你有機會造訪此地,當然要一道啜飲。
    2007-07-29 05:25:21
  • 终于看见你更新了 :)
    回复Galene说:
    有時候疏懶,有時候體弱,總之就是寫不下去了:)
    2007-07-29 05:21:26
  • 第二段写得好,最后一段写得妙。



    我竟也得了热伤风,难受得很,却不能叫苟延残喘疲于奔命--像你说的许是在为爆发积蓄能量。



    请多喝水,多睡觉,可以排毒。
    回复nancoula说:
    喝水一天喝掉超過2.5公升。睡眠過多,每日頭腦昏沉。我怎麽覺得體内的毒素怎麽都排不光……
    2007-07-29 05:1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