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14, 2007

    行止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6680387.html

    從鄉間回來的路上交通擁堵,與弟和弟妹共進晚餐。匆忙之間亞麻襯衣上濺上湯汁。然後匆匆赴一個咖啡的約。路上的燈火澂明,城市的夜晚縂比白天可人。

    有風,可以在外面小坐。感覺背後有人在竪起耳朵聼我們説話。最後是我們三人一道説話,可惜我們談論的話題,第三者有時不免得保持緘默。無非是羽管大鍵琴之類的東西。咖啡落肚,時間已不早,可是相談甚歡,於是去酒館小酌。我這才知道自己如此想念苦啤酒。回來之後以lager為苦。上海沒有英倫所謂Licensing Law,可以徹夜通明。我們也居然就待到天明。在逐漸擁堵的馬路上各自攔車回家。

    終于忍住沒有邀請他一道回來。直覺告訴我,這個精致卓絕的人可能蘊含我所難以應對的破壞力。也許是我最近在讀哈利·波特的緣故……

    JP編輯了自己的新詩,又發來長長的哲思獨白。我的家庭作業逐漸多了起來。他居然寫起了Rilke式的《哀歌》,抒情取代了以往的哲學冥想。不管怎樣,充滿了美妙的意象和雋語。以Form of us, unrequited來描述我們的現實,我對他一貫的推崇無需任何解釋。

    分享到:

    评论

  • please contact me asap, thank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