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11, 2007

    雹·雨·雷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6607994.html

    戲劇化的天氣,坐在窗臺往下看,暴雨夾雜冰雹。

    週五從青浦回來,匆匆地淋浴,立刻坐車到H那裏。按錯了門鈴,尷尬不已……沒有酒精的夜晚是好的。啜飲麥茶,聊聊天。一日的疲倦在慢慢地消融。繼續早晨的胡説八道。

    空調溫度很低,H的軀體卻還是不斷地放熱,且微微地顫抖。我在半睡半醒間遊走。突然察覺有人起身,於是揉揉眼睛,坐定,循微弱的光線一路找去。他站在廚房靜靜地吃東西,我把頭輕輕地靠在那白皙的肩上,輕聲問一切是否都好。“覺得血糖實在是太低,渾身都在發抖。現在注射胰島素,早晨會很痛苦。所以來吃東西。吵醒了你,真對不起。”

    瞬時間我身體中穿過一絲柔和的痛楚。這個負載著生命固有脆弱的美麗小孩……

    週一照例發一個短信問候。子夜時分收到回復:“我在你家附近喝酒。”稍加叮囑,就抱著厚厚一冊書看起來。不料天色微明大雨將至的時刻,H問我可否過去,“我有點醉”。猶豫了一分鐘,放下書,換了衣服匆匆出門,也真沒有哪一個時刻能如此映照旅人的心。城市的雨意尚濃,曙色微明。計程車裏我突然有了倦意。

    但也往往是這個時刻,孤獨感爬出潛居的深井。所以我看到“我有點醉”,也就憶起自己因輕微脫水無法入眠時所常常幻想的臂膀和溫熱。雖然未曾飲酒,我可能亦處在一種宿醉狀態。

    小聲地説話。他匆匆起身去上班,我則昏沉地睡到晌午。晚上一道去吃飯,並走過城西我毫無概念的建築群落。好在我們都以異鄉為家,可以互相指引。

    分享到:

    评论

  • 黎明的藍光最令人想念

    徹夜暢談拉攏的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