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12, 2007

    熙攘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5803225.html

    這幾日荒疏了學業,整日就坐在地鐵裏穿行。上海的地鐵列車和柏林的頗爲相似,採用德國技術的緣故。只是吵吵嚷嚷的,不僅念想起倫敦那手機信號無法穿透的列車,雖然暑熱中並不美妙,但至少不這麽吵。我們中國人是極戲劇性的,上海人尤甚。一個電話恨不得滿世界的人都側耳偷聽。上海也是一個聰明人雲集的地界。人人都很雄辯,一件極小的事情中都必須要顯現出過人的眼光……只是聼了一兩週也就厭倦了。

    除了那日隨新認識的朋友Z一道去聼搖滾藍調吉他,也真沒有什麽事情。拒絕了一家英資公司的工作,因爲實在不合胃口,也不想待的太久。一旦答應了,也許未來的兩年都要困在這個光怪陸離的城市。那天路過人民廣場,心懷恐懼地發現那矗立在噴泉旁的罎子會發出尖利的女聲,大約是歌頌新生活的歌曲……真是的,何必這麽做怪。

    藍眼睛同學在電話裏很自豪地告訴我,那本The Folding Star終于快看完了,而且發現整本書是按照sonata form構築的。我於是感覺自己的學術訓練是無謂的。此間,又有多少人能給予我如此新鮮的發現感呢?這不僅僅是音樂維繫的文化臍帶,也是本雅明所說的serendipity。我又想到K君的觀察:在英國,學生們具備獨立思考的能力,然而精度不盡人意。在德國大學裏,精度和特立獨行是並舉的。英語學界的文學理論創見甚少,總是從歐陸的學科那裏竊來的思想,只是借助了語言優勢,聲音似乎很宏亮。然而仔細瞧過去,有些東西不過是一團污濁的空氣。K君一家都是德國大學的優質產品,在很小的問題上都較真,有時候敬仰之餘,也是惱人的。然而也就是這樣的謹嚴,才能夠看得出sonata form...惱人之餘,我還是得敬仰一番。

    閙中取靜,還是可以做到的。莫札特聼來還是莫札特,貝多芬也依舊像貝多芬。《衛報》網站上下載的Schiff大師解讀貝多芬朔拿大的podcasts是不可或缺的消暑良藥。

    分享到:

    评论

  • 还记得我么。很久没有来过了。问候一下。听说你回来在上海。从来没有留意过的你的link里的芒果,是我毕业论文的导师…… "it's a small world after all"...
    回复corbelle说:
    原来如此。你我幸甚,有芒果老师这样的人作友邻。
    2007-06-18 14:08:46
  • 是么?期待这样的机缘:)
    回复Galene说:
    会有的,你下次去英国的时候。
    2007-06-18 14:10:29
  • o,欧陆的理论比美国如何?他们都在研究什么啊?

    羡慕ing
    回复Somebody说:
    我怎麽知道他們在研究什麽?研究自己有興趣研究的東西啊。
    2007-06-14 11:37:48
  • Unfortunately, we Chinese are not only noisy but slso we can't be quiet. A quiet person in a group of Chinese is considered to be very odd.



    To be precise is real beneficial for one's profession, but can be hurting for one's personal life. It may make other people frustrated. What is more, it may make the person himself or herself unable to enjoythe fun part of life.
    回复Nobody说:
    我覺得odd纔是常態。一個龐大的國家裏人人都相似,豈不可怕?
    2007-06-14 11:36:35
  • 哈哈,原来你也要仰仗podcast。没别的办法,我还得靠它同步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