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28, 2007

    世界的現狀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5554006.html

    這是一個現代舞的名字。週末總算有了一點夜生活,被Tian大人請去看BizArt協辦的舞蹈。法國導演和路透社記者的合作,用舞蹈的語言來表現這個命運多舛的世界裏人們的苦難。舞者背後的屏幕上投射的是一禎禎標記著年份與地點的照片。整個讓我想起唸書的時候,因爲觀衆的膚色和眼睛都是不同的。

    整場是兩個片段加一段完整的編排。片斷用的音樂是19世紀的意大利風的,是不是某作曲家的《安魂彌撒》?整個音樂的選擇是保守的。雖然20世紀以降的很多音樂並不容易入耳,作舞蹈的背景音樂一定很震撼。比如巴托克的四重奏。這是一個煽情的表演,可是我已經冷感,再怎麽用力,也激動不起我對universal suffering的感覺。悲憫了這許多年,很疲勞。法國導演對觀衆的嘈雜表示不滿。我本應該站在他這邊,可是莎士比亞以至貝多芬的時代,都是允許台下嘈雜的,自李斯特開始,藝術家要求音樂會的聽衆肅靜,是好事,可這也説明,安靜的“高雅藝術”,其實和“不可能出錯的教宗”一樣,都不是古已有之的。

    舞蹈過後,同去吃飯喝茶,一直到子夜過後。上海的夜是比倫敦的長,畢竟沒有Licensing Law之說。也因爲這七小時的時差,已經沒有辦法同步溝通。我入夢的時候,北國正是傍晚。那裏的子夜時分,我剛剛起身。電子郵件越來越長,總之,我們把貼在對方身上的ex-標簽撕下來又粘上去,反反復復,模模糊糊。

    弟工作終于有了空閒,於是一道去喝咖啡逛街,K君遠在埃及,聼我絮叨的重任落在了他的身上,我很同情他。

    分享到:

    评论

  • 世界每天在变, 尘埃里却难以开出绚丽的花.
    回复Nobody说:
    這一句話總結了日誌,不多不少……
    2007-05-29 13:3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