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12, 2004

    骂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538420.html

    某年高考语文科的阅读文章是一篇品评古典音乐史的伪作。用俗语说,就是狗屁不通。这么多年前痛苦地读完了那毫无意义,纰漏百出的文字,到现在依然记得。缘起就是这Decca双张Andras Schiff的巴赫键盘音乐。记得那篇垃圾说“聆听巴赫只不过像津津有味地观赏波斯地毯的花纹”,现在想来,简直就是渎神了。在佩服作者无知者无畏的时代精神的同时,我觉得Schiff的演绎比Perahia的更加轻盈一些,没有很多的强调。英国组曲和法国组曲,平均律曲集的序曲和赋格曲,每个音符都很锐利,但丝毫不妨碍音符的联系成篇。我是偏爱巴洛克小提琴的,不过如果非要说羽管键琴比钢琴表现力更正统,就属于食古不化了。Pianoforte后面那个forte正是为了巴赫的巨灵而生的。

    Leif Ove Andsnes的尼尔森钢琴音乐让人灵魂出窍。贝多芬奏鸣曲的痕迹和北欧的土风在巴赫恰空的激动下生产,那骄人的不和谐和谜一样的内在逻辑跟其他现代作曲家完全不同。Andsnes本人来自挪威,一如芬兰人Petri Sakari指挥冰岛交响演奏的西贝柳斯。地之灵……

    在悠然的乐声中翻译《道德经》给G和E还有大狗听。恍悟中国人的堕落:列祖列宗把丑话都说尽了,不肖子孙却似乎不以为意,依旧沉浸在废铜烂铁般的生活中。倘若做出来的文字可以当作精神的表征的话,那末我们的时代,已经是末世里乞丐的破碗了。兹以每年仅此一张的语文考卷为证:难道所有的主事者,竟没有一个生着可用的耳朵?

    许是真的!

    分享到:

    评论

  • 请原谅我翻旧文……

    “记得那篇垃圾说‘聆听巴赫只不过像津津有味地观赏波斯地毯的花纹’”

    那篇东西让我愤愤然了很久,一翻开阅读练习册就怒,因为文中赞扬贝多芬,还连累了贝大师承受我的偏见。现在想来,自己和作者都很可笑。
    回复Galene说:
    我最近驚異于這種“非此即彼”,亦即心理學中所說的“極化”。
    因爲喜歡貝多芬,所以要貶抑巴赫和莫札特……
    2007-04-15 00:47:41
  • 恩,等婆娘来出考卷
  • 负责要做苏格拉底
  • 需找个出语文高考卷的女人做老婆,可以磨练个人意志,变成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