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15, 2007

    回望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5378957.html

    這是五年來第二次返國,雨夜中飛離倫敦。

    半空的機艙裏,有一點傷感。不論何時歸來,都要重新來過,構築新的生活,這五年的輪回,在這個瞬間終結了。

    上海街頭散步,不免對這個陌生的城市冷感。復興西路旁與大學時代的同學喝咖啡。幸好卡普契諾的味道是好的,不至於太犯愁。回來翻看A.S.Byatt的那本老書Possession,扉頁裏有人不可以選擇出生境遇,但可以選擇精神故鄉的引文,讀來親切。就這樣在歐洲和上海之間恍惚地遊走,書寫后殖民地的知識人不可脫逃的運命。埃及那邊一切安靜,聯合王國上下也萬喙息響;上海這邊,我在意象和感知的衝擊中發出微弱的太息。五年來沒有在故城長期生活,都柏林和倫敦也沒有這樣無可挽回的斷裂感,所以作爲一個異鄉人,在一個永恆的異鄉中,倒也不以爲怪。

    和Tian大人聚首。她住家就在近旁,每日都可晤面。斷裂感可以有所補救。

    應該說知識人的運命就是如此,不論源自后殖民地宗主國還是木星火星。悲觀的人和現實結合緊密,所以悲觀如我者,其實是務實的。樂觀的人不免有浪漫化生活的嫌疑,然而我看朋友裏面還是樂觀的人心境好些。某心理學課本(名字無法記起)說對自己評價客觀公允的人大多有抑鬱症,正常人都是自我感覺過好的。我想,這也是我奉行表揚與自我表揚的初衷。

    在這個比歐洲更西洋,比日本更東洋的城池裏,我只有努力保持清楚的頭腦。Richter教導傅聰說,只要頭腦清楚,作品中蘊含的複雜情感都可以解析明白。也就是說理智是情感的主導。是這樣,而且我大腦裏儲存的孤村荒城的圖景還夠用。

    那就屏息凝神,立刻開始做自己當作的事。

    分享到:

    评论

  • 哈哈,说“坚强”显得比较多血质,“迟钝”则有点粘液质了。

    永恒的漂泊无根之感,消除的方法也许在格里格的Hytten(op. 18 no. 7)里面能找到。
    回复Galene说:
    嗯,唱片收藏不在身邊。所以只能等下次再找了。
    2007-05-17 12:14:08
  • 我們本來就是穿行於時空隧道中的匆匆過客。



    也許假以時日。。。。。。
    回复緘默说:
    :)緘默兄簡直是賽過知心姐姐了!
    2007-05-17 12:12:40
  • 前段时间打不开你的日志……

    常对自己说:生活中的一切变化,要敏锐地感受,坚强地承受。不知这样想是否太消极被动了。

    今年是我在异乡的第五个年头,别人问我想家否,笑答:哪里都一样。其实即使在故乡,也常感到自己是stranger。
    回复Galene说:
    敏銳地感受,遲鈍地承受,也許是應對之佳法:)

    我倒是覺得,異鄉比家鄉可人多了。
    2007-05-16 12:09:37
  • Very welcome back MC!
    回复Liyin说:
    Thanx, Liyin! Met OZ for coffee the other day & thought about you...
    2007-05-16 12: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