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9, 2007

    雨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5321568.html

    昨夜去聽Alban Berg Quartett奏海頓、勛貝格和貝多芬。也許這是運命在說:樂聲還在繼續,正當你以爲無絲竹之亂耳,收斂起四處奔突的心緒的時候,依舊有驚喜駕臨。P君贈我一張票,自己躲進書房學習了。也巧,在英格蘭這幾年,ABQ這是第三次聽到,上兩次分別是和Tian大人以及她的瑞士老師,和K君一道。手頭也有不少他們的錄音。沒有懸念,只有安然的聆聽。

    海頓輕靈的Op.33, No.3一掃這幾日的煩悶,勛貝格的Op.30我沒怎麽聼懂,只覺得第四樂章還有趣。和巴托克比起來,他的四重奏實在不合我的胃。貝多芬的Op.135一如其他晚期作品,激越而超絕塵寰,英氣逼人然絲毫沒有暴戾的意味。空口論樂,就此打住。對了,encore是Op.74裏那峻急的Rider終曲。又一個維也納風的夜晚。

    從QEH出來,過Hungerford橋,重復無數次的行程,夜行的巴士,寫來已經並無新鮮的意味。

    又是在綫上接收到那端傳來的電郵。進來總是這樣和遙遠的友朋同步。偌大一個世界,這些漂泊的心都時時地念想著,不知是減輕還是加深分離的苦痛。

    那日路過霍本,居然看見一間小教堂隱沒在路邊的酒館和店面中。幾乎天天走過這個地段,這幾年全然沒有注意到。這是羅馬公教的禮拜堂,裏面的小蠟燭是鮮紅色的。小心地燃起一隻,醖釀著要祝福的人和事。

    上個週末,在丹麥崗會好友,那裏已然沒有了家的感覺,有時候我們的適應力是驚人的。

    已經不再企圖釘住自己的感受,因爲這些都無關大體。又一次地撥轉遲滯的羅盤,啓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三個四重奏 May 9, 2006

    评论

  • 好感动,想哭。

    落在文字上的也许只是感受的一小部分,设想来日你会用什么方式让柔软又坚强的心不断进步和惊喜。
    回复nancoula说:
    希望能这样。
    2007-05-13 15:17:51
  • 我也準備月底去紐約聽Maazel和Julian Rachlin的音樂會。。。馬老的聘約好像是到09年。。。。



    http://nyphil.org/attend/season/index.cfm?page=eventDetail&eventNum=946&seasonNum=6



    什麼時候能聽JR和Janine Jansen同臺演出就好了。。。
    回复緘 默说:
    Rachlin和Jansen好像要在这里一同奏sinfonia concertante,或许已经奏过了,不记得了。
    2007-05-13 15:19:21
  • 我也準備月底去紐約聽Maazel和Julian Rachlin的音樂會。。。馬老的聘約好像是到09年。。。。



    http://nyphil.org/attend/season/index.cfm?page=eventDetail&eventNum=946&seasonNum=6



    什麼時候能聽JR和Janine Jansen同臺演出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