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4, 2007

    白夜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5256349.html

    倫敦的太陽欺人,這樣光亮的天氣並不暖和。下午去做口譯的時候,涼風習習。接近三個小時的瑣碎過後,我又捧著咖啡杯努力讓精神復蘇。

    昨夜和K還有P二君去看電影Das Leben der Anderen,居然聼懂不少簡單對白。德文是素樸而剛決的語言,我一直這樣想。情節可以編排得更緊湊,德國人無法掙脫的那種謹嚴和沉重其實影響了推進的速率,那篇悼詞的開端還不夠凝練。以前小説研討課上學來的唯一教益是:永遠不要讓超越個人的題材沖淡永恒題材,亦即個人的生死愛恨。控訴的腔調我總疑心是大而無當的。

    那電影的場景我是熟悉的,那書店我每次去柏林必然路過,因爲姐姐以前曾經在附近居住,那地鐵站至今都還冠以馬克思的名字。柏林的蕭索也沒有褪去多少,電影裏看來格外親切。

    和M還有T二大人在網路上説話,絮絮叨叨地講述週末。敍述真是有療救的功用。今天亂翻雜誌,看到哈勃攝下的一些星雲的照片,據推測十億光年之後嬗變成爲年輕的恆星。這毫不摻雜意識的演化真是奇妙,任何人類社會的傾覆和變革都相形失色。人的歷史意識無法傳遞,也許人類基因中已經存有自我毀滅的成分:讓這斷層永遠存在,以有涯的生命撞擊無涯的生活,豈不比巴別塔變亂言語來得更有效果?

    插一句嘴:懇請列位看官不要推薦我的文字到豆瓣九點或者任何其它網站。偷偷地喜歡或者厭惡即可。該看到的人都會看到,請相信這個世界本身固有的機緣湊合。

    分享到:

    评论

  • 恩,很喜欢德语,智慧的语言之一。不过一个鬼片的场景如果是自家厨房,只会令人发笑吧
  • 是,不能。Time cannot live in timelessness.

    前面所说,仅是从恒星演化发出的随意联想,正好最近在看一本科普书,很体会人类认知的有涯撞击无涯。在时间以内,一切生命都是枉然。只是幸亏有那timeless的瞬间,予万物诗意的悲悯。
    回复partita说:
    我想起了過往關於T.S.Eliot四個四重奏的討論來了。
    2007-05-09 21:55:41
  • Doch jedes Leben, wenn bestaunt wird, ist ein Gedicht...
    回复partita说:
    但我們不能以詩意來解生活啊。
    2007-05-05 04:1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