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26, 2007

    無心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5156680.html

    子夜再次嘗試寫下一點東西。前幾日的日誌草稿統統刪除了,中文英文隻字不留。

    倫敦的一週,每進城一次都有巨大的能量補充。這樣溫暖的日子,整個城市的空氣都在發酵。看車窗外的人,看建築,看新的擺設(似乎是某球隊在特拉法加廣場放置了成千上萬杯茶!)。

    週一去聼Perahia大師彈琴。大師緊張,錯音連連。從巴赫(BWV826)到貝多芬(暴風雨碩拿大),雖然聼得入迷,還是為他捏一把汗。不過習慣了Richter現場錄音裏隨處可聞的錯音,也就不去苛責了。他的巴赫一貫有靈氣,貝多芬的Op.28則證僞了對Perahia柔弱有餘剛烈不足的批評。有著巨大反差的樂段之間的更迭都是流麗可喜的。舒曼Op.12開始我們聽到了Perahia的本色。和在錄音棚裏不一樣,他對音樂的認同一下子傳達到了聽衆這裏。他以詩意取勝,舒曼略帶迷狂的緊張感聼來總有一點傷痛。末尾是肖邦Ballade No.4,Perahia的肖邦聲譽得到了最佳的體現。音色的控制極佳,音符之間的粘連感強烈,敍事以汪洋恣肆的氣度下行,連貫通透,絲毫沒有Argerich那種略帶神經質的傾訴意味。Encores兩首,一個是繼續浪漫氣氛的Brahms Op.118中的一首間奏曲,最後以肖邦練習曲Op.10第四首的風馳電掣答謝苦苦等他兩年的倫敦聽衆。

    有人中途離開,也許是覺得他的錯音太多:總是有人追尋一種絕對的note-perfectness,但我知道,他雖然體悟巴赫(舊約)和貝多芬(新約),他那謹嚴、内斂而敏感的藝術氣質,非肖邦和舒曼難以名狀。那是初戀的少年在浪漫景致裏做夢時刻意壓抑的羞赧,雖然青澀,但一定需要歷經。活著的這一代琴師裏,只有他帶來這樣的感覺經驗。看他滿額的皺紋,終于意識到,當年那個咧開嘴笑的少年Perahia已經不再。一轉眼,他在倫敦住了三十年,黑髮逐漸變成椒鹽色,眼睛裏的神傷凝成憂鬱。我暗想,願神顧念他的手指,畢竟他的骨刺反反復復了六年多……

    小瘋來訪,與負責校長烹乾菜燒肉。今日在城中漫遊,許久沒有去看的商店,一一走過。Tian大人離開本城,小瘋大約是唯一一個和我一道穿行於這奔流的物欲中的友朋了。

    分享到:

    评论

  • 真的删去不少, 所幸经常关注, 脑中留有余象. 机缘巧合看到你的文字, 会依后文所嘱, 继续默默喜欢.
    回复April 30说:
    呵呵:)謝謝。
    2007-05-09 21:57:57
  • 写得好:)

    上次去音像店,只看到Perahia的巴赫和贝多芬,想找莫扎特却没有见着。
    回复Galene说:
    謝謝Galene。他的莫札特協奏曲全集出了新版,據説音質好了很多。
    2007-05-04 23:1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