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2, 2007

    靜語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4919291.html

    週五的倫敦是灰藍色的。包裹在細雨和迷霧中的城市有一種奇妙的蠱惑力。坐在進城的火車上望去,加那利碼頭的高層建築完全隱匿在厚厚的濃霧中。只要氣溫不低,這樣的日子我也很樂意消受。

    在城裏同A見面。她是姐姐的中學同學,現在北部念書,因爲寫當代英國小説的論文,來倫敦採訪一位作家。又是一位出走德國的有志青年,預備在出版業發展。在Brunswick中心附近吃了一頓便飯,順便介紹她去賈二書店,讀書人樂園。

    和K在“撇號”咖啡館見面,最近這幾日和他見面頻繁,不過說話的機會不多,各懷心事。晚上他約我去負責校長處喝茶,我居然沒有去。次日接聼他的電話留言才知道,我躲過了S君的一場講座,幸甚。K在滑鉄盧車站打電話,我在浴室,沒有聽到。沒有finality的道別是好事。畢竟月底他回來還可以謀面。

    週六去D的公寓做了一頓飯,很久沒有下廚,居然沒有丟醜,也是奇妙的事情。從超市破天荒地買來生蝦,自己小心地燒製出意大利面醬,雖然簡單,可是D很貼心地説道:食物中沒有愛,是不好吃的。

    剛剛從D那裏起身,收到北國來的信息,回到家接聼電話。白天收到長篇電郵,談及生活和事業中的種種疑惑。我想這不是和我剛到英格蘭的時候一樣的問題麽?是浪跡天涯的知識人的運命如此相似,還是我命中注定要多給這一個靈魂一點光?搭上學術的車,都是想出走故國,讓自我如道路般展卷。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們都喜愛這種生活方式,然而我們終于在對自己心靈的壓迫中敗下陣來。現在是一個轉機,一個變革的時刻。假以時日,我相信我們都能做到,只不過那時身置何方,就不是我們可以預料的了。

    聼海頓老爹的鋼琴音樂,和M長談……大腦在復活。

    分享到:

    评论

  • "然而我們終于在對自己心靈的壓迫中敗下陣來。現在是一個轉機,一個變革的時刻。假以時日,我相信我們都能做到,只不過那時身置何方,就不是我們可以預料的了。"

    回复tian说:
    怎樣,我的歸納還算準確吧。其實大多數人都是這樣,我大驚小怪了。
    2007-04-06 08:15:51
  • 上周五BJ也一天阴雨,下班后兴高采烈地踏进雨里。一个曾在Coventry读书的同事举伞向我炫耀--不看我从哪回来,哪能不带伞?我想应该说--不看我从哪回来,哪里用得着伞这种东东?



    静心的生活看似如故,静心的生活自有变革。
    回复nancoula说:
    Coventry...真是比R城還要可怕的地方啊。

    希望吧。對了,V是不是下個月去北京?
    2007-04-06 08: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