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28, 2007

    就這一分鐘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4876492.html

    兩個月裏去北國三囘,結果是對倫敦的除魅。週一下午抵達英王十字的時刻,恰是陽光四射,此處比北國氣候溫暖。我記得,七年前的這一個下午,我在深藍色的P綫地鐵西綫某個小站的站臺上坐著:我延長了自己的停留,不花一分錢改簽了機票,換來的,是沐浴在這免費的日光下,眯起眼睛端詳周遭並不出衆的郊區住宅,已然置身于小時候堆砌的玩具房屋中。但是週一的那一個瞬間讓我知道,自己的心在行進,人生的軌跡是一個實現的過程,並不是遺忘和傷感。

    愛丁堡一如既往的文明,在城中散步,路過那些高大的住屋,心想不知道自己何時能夠積攢起一筆錢財遷入那樣寬敞的居所。多麽和諧的城市,即便是在煙雨空濛的週六的夜,我也覺得所有的顔色都恰到好處地融入黛黑的背景。L區讓我想起都柏林東南的海岸小鎮們。V下廚,請我們去吃飯,一直談到子夜。我們一致認爲V的大沙發很舒服,坐下來就懶得再走……

    整個週末的基調是交叉傳染的“鼻塞、打噴嚏、流鼻涕……”,懨懨慾睡。週日取消了去格拉斯哥的計劃,泰半也是因爲本來要去聼的那場音樂會被降格。策特邁亞四重奏的大提琴手告病,那輝煌的節目單頓時變成了三重奏甚至二重奏……興味索然。去看了一場閙笑電影解乏,然後吃了一頓意大利餐結束一日的勞頓。又是陽光明媚的週一,我想還是白天離開愛丁堡較爲可行,陽光可以驅散狂奔不止的想象。半空的列車上坐定,透過車窗朝藍眼睛作一個鬼臉,讓自己身體裏的那個小孩透透氣。

    然而回到空曠的南城,我依然止不住有一點哀傷。也許是感冒還未痊愈,草草地吃過晚飯,就睡了。

    週二早晨有一個口譯要做,傍晚還要見K君,一一來過。晚上坐在書店裏看一會兒書。好久沒時間坐下來看書,那種感覺十分美妙。聼索括洛夫彈《賦格的藝術》,權當靈魂排毒……

    分享到:

    评论

  • 我一直以为在外国很干净 不会感冒的哇
    回复udumbara说:
    問題就在於我在聯合王國,不在“外國”啊……
    2007-03-30 07: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