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23, 2007

    燈下閒話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4835141.html

    擦好廚房,猛然看到窗外的彎月。是美麗的天氣。前幾日的劇烈反差消失了,氣溫下降,不過外面還是可人的。

    今天終于靜了半日,以前愛爾蘭的德國同事介紹來一個翻譯活計的綫索,真是善意細心的女孩。她當年是在漢堡大學念的中國學碩士,想必知道關愚謙。我和她那日電話裏說起上海,她說當年在上海大學讀書,對上大的地理位置頗爲不滿:延長路那裏是鄉下啊,進城要倒好幾次車。夏天和她在上海重逢,也許對我來説是鄉下人返城。歐洲,K君昨天跟我說,是一個主題公園,風景宜人然而實在沒有什麽事情在發生。上海就不同了。我從現在開始憧憬一下玻璃山堆砌而成的故城。那每一座璀璨的山頂上都有起碼一個beautifully enchanted symbol。歷經千辛萬苦到達山頂看到那個傾城傾國的symbol,抓起那個symbol的頭髮把她倒過來扔下去。懷念超級馬利兄弟。

    昨天晚上去庭安大人和M的母校圖書館還書,然後約好K君喝咖啡。他電話裏說了一通,我手捧一本《尼卜聾人之歌》翻閲,只是“嗯、嗯”地應答。放下書悠悠地走到F書屋在查令十字街上的門市,要了杯拿鉄坐下來,問他的所在。他發短信過來:你在那裏做什麽?我們不是説好在牛津街上的B書屋見面嗎?

    我笑自己犯糊塗,不過兩個人還是分頭喝了咖啡,坐著看會兒書,約隨後見面飲酒。兩品脫下肚,一道走去羅素方場,分別回家。倫敦南城的堵車是可怖的,幸而手頭有一本Jung的小書,打發時間倒不成問題。

    最近二週忙得不可開交,疏於聼音樂,今天一人在家,恰好開始復習功課。Lupu和Perahia的莫札特雙鋼琴朔拿大D448是妙物,Schiff奏舒伯特鋼琴小品也頗爲可人。但是今晚讓人熱血沸騰的,其實是Bruckner第九,巴倫博伊姆指揮柏林愛樂。從前聼這首曲子,知道是老先生臨終前獻給神的未完成作品,最末樂章(第三樂章)是對生命的告別。可今天覺得Bruckner的篤信確乎是把音樂帶到了一個相應的高度。也不知是否我的臆想,馬勒的第十裏有對布魯克納第九的回響……

    分享到:

    评论

  • 上海倒是我一直向往的城市,大概是因为未曾领略过
    回复Galene说:
    啊?Galene,虽然我对故城颇多微词,我还是热诚推荐你去的,一个奇异的城市,无论如何不能错过。
    2007-03-28 06:37:39
  • 我要在月底前結束擾心的事,然後開始新氣象,一同期待春天吧。
    回复mars说:
    共勉。也期待暮春在上海的会面。
    2007-03-28 06:36:36
  • MOTTO配樂 :-)

    http://www.arcadiaplayers.org/sound/lully8.htm
    回复緘默说:
    缄默兄真是的,纵容我的melodramatic倾向……
    2007-03-28 06:35:52
  • 主题公园-城-玻璃山,心有戚戚。
    回复tian说:
    呵呵:)
    2007-03-28 06:3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