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17, 2007

    再説勃拉姆斯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4794593.html

    看到Vrac在幾年前的舊文上留言,心頭一驚,不知如何是好。

    歷史永遠循環,看了自己那時對Brahms的讀解,比照現在對他的珍愛,我不知道,是那時候的“血氣方剛”好,還是現在傷痛中的淡然更能給我一點慰藉。

    幾年前讓我聞而卻步的Brahms,其實是一個在古典主義的結構下縱情浪漫的人。這幾年來有機會在音樂廳和自己的空間裏反復聆聼,他的音樂和我的肉身合一,以致昨夜和北國通完電話不得睡眠的時候,滿耳都是他中提琴朔拿大決絕淒清的段落。那時不懂Brahms的深情,現在不敢說懂,只能說,這已經是我心底裏最私密的音樂,可以時時回想起坐在爐火旁和藍眼睛一道哼唱那些熟稔到家的旋律。

    寫下那些自己不忍再看的荒誕文字的時候,正是將要離開都柏林的前夕。那時有那時的不捨,現在有現在的隱衷。愛人說:“官方關係將在飛機離開聯合王國的時候正式終結。請和我一起慟哭。”

    我想,終結就終結吧,一道慟哭未免過於牽強。天下豈沒有更好的戲劇場面?我所能給予的大愛,不是這樣的心理劇能夠擔承的。

    送走姐姐,潛入圖書館工作一會兒,縱使心情大亂,依舊似乎有一個微弱的聲音在我看不見的周遭要我振作,要我做好準備。

    靜靜地望著窗外,時時停駐的思緒和微冷的皮膚都催促我補充一點昨夜那逃脫我的睡眠。已經疲倦了近二週。今夜決計要好好休息……

    分享到:

    评论

  • 不知此刻什么对你更可信,也许就应是自己内心的那个微弱声音,告诉你分离并不是最可怕的东西,一切都会好起来。
    回复nancoula说:
    I guess It's the realisation that even this wasn't going to work out, it'd still be one of the highlights of my life.

    Dear N, was in touch with V last night & might see her again in the north. You both rock : )
    2007-03-20 18:19:26
  • Brahms对古典主义传统的坚守本身已经浪漫得一塌糊涂。昨晚听第四交响曲,第一乐章开头就摄住了我的呼吸。
    回复Galene说:
    我同意你,Galene。

    也巧,Carlos Kleiber指挥维也纳爱乐演奏的第四,又是我“私密音乐”藏品的一部分。我可以稍微“酸的馒头”(sentimental)一下:蓝眼睛说那是“第四交响曲理所当然的开篇方式”。

    但其实我还是一直喜欢我的Harnoncourt/柏林爱乐版。粗砺一点,才对。
    2007-03-20 18:14:52
  • 对不起阿,弗里森先生,你不必在意我的评价,我的生活一团糟,大概没心情静下来听吧。更多的时候是需要音乐让我静下来。我没有细看你的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有什么触犯了阁下,还望海涵。
    回复vrac说:
    没有触犯的地方,只是觉得在这个当儿有人在我最早的网志上留言。那时和现在的心境又何其相似。

    我那时候对勃拉姆斯的看法和你留的言之相合,也是巧。

    鲁迅先生说: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2007-03-19 21:18:57
  • "Der Mensch ist Etwas, das überwunden werden soll.”
    回复partita说:
    我記取了。謝謝Partita
    2007-03-19 05:2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