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4, 2007

    内田的微笑再度綻放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4685545.html

    去巴比堪聼内田的第二場莫札特(協奏曲K467),外加柴科夫斯基的第四交響曲。和K還有W二位同行,P君也在我們那一塊聽衆席裏。四個人約好聼完一道去吃便飯。

    James Macmillan的作品開啓整場音樂會,將近半個小時的魔怪之舞。終于等來了莫札特。這首曲子人們實在太熟悉,也難怪内田沒有什麽特出的解讀(tempi過快,有一些音符沒有如數上繳)。鋼琴音色也沒有那日的好,不過即便如此,内田的莫札特還是出衆的,華彩樂段尤爲喜人。柴四有一點過於收斂,沒有俄羅斯人的張揚和外露。這是我最喜愛的柴科夫斯基曲目之一,雖然最末樂章的蠻不講理常常讓我無法接受。第一和第二樂章的緊湊進逼,第三樂章的諧趣,都被第四的狂歡沖淡。我感覺那樣的狂歡沒有驅走前面反復露面的“命運”主題,反而讓人愈發感到憂慮。妄人妄語一下……

    音樂會以James Macmillan的一首新作的世界首演結束。Stomp with Elvira & Fate。K467的第二樂章Andante因爲作電影配樂被冠以Elvira之名(實屬多餘),Fate是老柴第四的開篇主題之一,Macmillan該曲是一點蘇格蘭音樂和引用的這兩首曲子的交曡,倒也算有趣。和K開玩笑說:這是an Austrian aristocratic lady with her Russian gay best friend in a Highland chase...

    音樂會兼慶祝巴比堪25周年的輝煌歷史,居然有免費香檳贈予觀衆,當然不能錯過。

    路上看到月蝕,久違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