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6, 2004

    回家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426671.html

    刚刚停定伦敦希思罗,我就觉得自己的生命,回到了4年前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一个怯生生的少年从英航班机的舷窗向外张望。

    我今天才知道他当时看到了什么。他在午夜独自逡巡于肯辛顿宫和切尔希细碎的石路上,在哈罗兹骄傲的印度式穹顶旁出神。

    圣保罗教堂和西敏寺里见证他的虔信。他许愿。

    4年后的希思罗,我回来了。我来到这东南小镇,地上散落的每一颗橡实都似乎引起我新的讶异。这座庞大的红砖大学,金发的人群。《贝奥武甫》:绝望的高特贵妇绑起了金发。我记得这一句让我开始明白贝奥武甫的真意,后现代诗歌的呻吟成疾就再也没有打动过我。我想到了撒母耳的母亲哈拿,突然,仅仅是突然。

    有的人来过了,就匆匆走了,连一片云彩都舍不得带走。

    也有人说:I loved you before I met you.

    凯瑟琳·恩肖的话最合我意:“我和希克厉的爱正如这花丛下面亘古不变的岩石。”我爱这里的一草一木,真的,从第一眼,从小时候似懂非懂地扫过“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a king in Colchester……”的时候,我就爱它,一直爱到所有句子结尾处那清俊的下降拖音。

    见过了导师大哥,忙完了人文学院的研究生培训,我静静地看书,或者看松鼠和兔子到处乱走。我终于回来了。

    (去上海的航班上是勃兰登堡第5号,而归途上的音乐,则是Die Moldau,那个时候,我记得飞机正好飘在西伯利亚广袤的原野上。

    而我,正在回家的路上。)

     

     

    分享到:

    评论

  • 爱是不需要理由的。
  • henduo henduo de gongming.

  • le 兄二度出埃及,我却又回到了索多玛:-(
  • 确乎看到了一种真挚的感情
  • 相信I loved you before I met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