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12, 20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42252287.html

    从机场出来的时候近乎麻木。我憎恶那样气流混乱能量交叠的地方。

    北京的新航站楼设计得不错,国际出发紧邻着国内出发。在那里道别,匆匆走向安检,蓦然发现手中还提着他的行李,急忙打电话找他。他说他还没有进安检。于是再次道别。有时候,条分缕析出自己的情感是一种莫大的苦痛。于是这一次我企图将自己的心境保持在一种混沌的状态。

    怅然若失被一种确信所中和。我确信他是我生命道路上的一个使者,陪伴我度过这个惨烈年份的春夏。我也确信神一定听到了我的祈祷,在我最低谷的时刻派遣了光明,以金红的头发、俏皮的榛子色眼珠、白皙清香的皮肤标记的光明,从精神的故园飞来,落在这片焦土。

    他说:我的一部分永远地留在这里,与你在一起。

    我默想:可是我的一部分,也就这样被你带回欧洲了啊。

    全球化时代下的爱情就是如此。虽则有各种即时通讯技术让人随时随地联络,确认对方的存在。但那种“在且不在”的二难也着实让人焦急。我只能发愿,人们彼此的理解与爱,不因地理的阻隔而消弭,只会随着时间与生活的展延更加坚实。

    在回程的飞机上听莫扎特《安魂弥撒》。回到上海逼人的热浪中,已是子夜。恍惚中把自己随身带的一册牛津版的钦定版《圣经》忘在裤袋中,于是洗衣机在隆隆的转动中把湿漉漉的纸末喷向卫生间的地板……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花在了清洗地板、洗衣机和衣物上。记得要让暑假回国探亲的MA君从伦敦再带一本过来。

    在这样的心境里,也只能读读不让人伤神的东西。以赛亚·伯林的《浪漫主义的根源》虽然因为是讲座的结集,未经删削而赘语甚多,但读来还算平易。吕思勉《先秦史》看起来比较吃力,因为自己古文功底实在不扎实,但出于对那个时代的兴趣,又无法释卷。从二手书店买了一本德文小人书,准备听从姐姐的建议认真学习德语。仿佛回到高中和大学时代,无数本英文的中学生小说,简直就是延宕的青春期。

    既信,既望,亦爱。

    分享到:

    评论

  • 忍耐生老练,老练生望德
    回复牧神午后说:
    多谢你的箴言。
    2009-07-31 02:17:26
  • 你来北京了?

    你又回去了?
    回复Ann说:
    是的。待了六天。飞速访问。
    2009-07-31 02:18:32
  • 信望爱跟绞碎圣经的意象纠结在一起,多么奇诡……也只有您老才做得出来。
    回复兽兽说:
    见笑。也许是文字、心灵、身体和宗教永远都是纠结的。
    2009-07-31 02:18:33
  • Mon cas c'est plus ou moins le même, mais je le rejoindrai en Europe. Le nôtre est aussi un amour de l'esprit et du corps.
    回复galene说:
    一道祈福和祝祷。
    2009-07-31 02:1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