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19, 2006

    Andante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4086036.html

    酒精主導的週末,D君約我們去一道去熟悉的酒館小坐。那也是將近一年前我和她還有M初次見面的地方。除了Tian和M二位遠在八個時區之外,所有嫌犯齊集。緣分的tempi總是出人意表的,同時遇見這二位,和M很快成爲好友,至今我也沒覺得哪個英格蘭人具備這樣智性和靈性的結合。D君和我則如同一碗慢慢醖釀的淡酒,縂有悠長綿延的後思。負責兄傳奇的走失紀錄再次上演,這次不只是他一個人走失,還有路感超常的S君。

    和衆人談著話,酒精其實已經把我帶到另一個領域。借酒澆愁是冬天的一大快事,兩品脫下肚,思路開始暢通,談吐中的詞彙愈來愈多,直到我開始為自己的健談感到詫異。也許是到了一個潛意識和意識交曡的區間,曾經浸染其中的語言材料一下子都浮上來,我覺得語言在自我言説,而我,如喬伊斯在《畫像》裏寫到的,如同一個媒介。

    是夜身體脫水反應強烈,坐在床上看書。

    週日是房東的聖誕酒會,她一早晨烤制了很多奶酪酥餅。她問我是否可以到山市百瑞超市替她買一點東西。我很高興活動一下——雖然就著咖啡吃下早飯,頭還是痛。

    大晴的天色,走下山坡,南城的水晶宮地勢較高,看得清清楚楚。迎面過來的雙層巴士吃力地爬坡。丹麥崗是一個明媚的所在,我應該更經常早起走動。

    酒會是有趣的,和房東的朋友談話,觀察她的圈子中的互動。她的朋友都是職業人士,很多是學童時代過來的老友。我有幸瞥見南英格蘭生活的一點趣味。我的朋友裏,K和P君也來了,總算沒有讓我感到寂寥,雖則我一般並不會在一群人中感到寂寥,因爲縂有可說的話題。

    還是一日飲酒,很早就覺得困乏,索性睡了。

    今日起來打掃衛生。整個廚房終于復歸平靜。坐下來聼舒伯特的四手聯彈朔拿大D812。聼一首自己不熟悉的作品是一件美事,仿佛手執地圖肩扛背包到達一個新的郊野。上一次有這樣強烈的感覺應當是復活節前夕在德比郡的大雨中看到牧場旁的樹木。天氣的幻化讓人無法捉摸,忽而會有一點日光從晦暗的雲層裏逸出,樹的形態也就有了那麽一絲小小的改變。那一排樹從田野中升起,非常突兀,清楚地引向另一個不知名的地點。我拍下了照片,可是和我看到的景色實在相差太遠。

    舒伯特被我說成了馬德萊娜小點心。

    正聼著,信口突然響動,兩個信封落在門後。拾起來一看,是C君給我和房東的聖誕卡。打開門望出去,C君如格林童話中敍説的,已經不見了蹤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哀歌 Dec 19, 2005

    评论

  • 用蜂蜜或 盐改善味道。
  • 似乎又是周末了,眼见到处是挣扎,世界竟是一片迷雾笼罩。希望你那里可见度高些,nice weekend!
    回复nancoula说:
    啊,這幾日倫敦大霧,希思儸機場幾百架飛機停運,我這裡也是能見度很低啊:)
    2006-12-22 10:06:28
  • 半个柠檬挤到热水里,慢慢喝~

    回复tian说:
    啊,味道是很不好的。
    2006-12-22 07:24:03
  • 真喜欢你抒情 哈哈
    回复Emily说:
    喃喃自语一下:)
    2006-12-22 07:23:16
  • 治療宿醉,除了水,還有檸檬汁,熱檸檬茶,或者蜂蜜茶,或者姜茶。不過沒有咖啡,往往喝了還繼續難受。



    戒酒以來,發現咖啡喝多了也會促進語言發表,喝得多不一定感覺興奮。壓抑住了,全從嘴巴裏說出:咖啡因咖啡因咖啡因....
    回复三月说:
    早晨的困倦只有咖啡可以消除:)但是酒精,可能只能由大量的進水來排解。
    檸檬茶和蜂蜜茶我是常備的。
    2006-12-20 01:10:49
  • “舒伯特被我說成了馬德萊娜小點心。”



    难道不就是么?:)

    至少对于我,舒伯特是最为、也许是唯一能够带回时光的,(但永远以另一种方式),它始终流动,是对自己的“乡愁”。
    回复partita说:
    你說到帶囘時光,我想起D664全篇,D568、D845、D959和D894等等的末尾樂章,確實都有“倒流”的味道……
    2006-12-19 12: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