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2, 2009

    旧山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40353593.html

    我一向不怀旧,一则因为不确定的未来比烟尘笼罩的过往更令人兴奋,二则因为所谓Paradise Lost往往都包含描述者作伪的成分。

    但历史的延续性是我深深悲悼的一样东西。中国历朝历代都在做着自己的鬼画符,陷于福科的钟摆不能自拔。现今尤是。二十四姓之家谱看来写不完,但民间就不许发声。在这一个传讯发达的时代,自诩与时俱进的官员们不明白为什么一件小小的事情可以引出千百万的点击乃至人肉搜索。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往往引来的是心理应力的巨大爆发。

    面对Twitter、Flickr等网站的被屏蔽,毫无廉耻的新闻官们可以大摇其头说,一切互联网活动必须符合今上制定的律令典章,虽然他们从来都是语焉不详。可是勒令已经退到悬崖边的草民们放弃一点发泄和沟通的空间,实在是一件自取其辱的事情。

    今上也许以为,六十年凝固了虚假的历史记忆,二十年抹煞了无辜人的血痕。

    他其实不知道,愈庞大的利维坦,坍塌的也愈迅速。何况是有地上和地下的灵咒诅着的?

    分享到:

    评论

  • Hi
    是朋友推荐的您的博。
    读来甚是亲切,如若出自某个自身,却又难以驾驭这样并不繁复而恰如其分的词藻。虽是半路出家,说来还是哲学门的学生,却还修炼不足吧。
    我常用的是qq,号码:851772206;网名:飞飞Foucault。
    高兴看到这么明丽的博文;希冀可以有机会交流请教。
    回复飞飞说:
    已经大约10年没有用过QQ了,号码早就被收回。抱歉。
    2009-06-17 01:00:09
  • 我要来上海了亲爱的,再过两周,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