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13, 2006

    欲望都市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3822200.html

    负责校长的麻婆豆腐,我的西班牙煎蛋饼。结果是周六我们都吃得太多,需要散步。伦敦可散步的去处颇多,和P君一道去了Mayfair的高尚住宅区踱步。

    周日,L打电话约我出去。在负责校长地面的一间小酒馆坐下。她父亲最近犯了一次心脏病,所以过去二周里有一周她在都柏林的家中。和L的友谊总是很淡,一个月见两次面,但也很浓酽,因为每次都去画廊或者美术馆好好地坐下来聊。她是中世纪艺术史家出身,我有很好的学习机会。也因为她总是平和从容,我可以放下匆匆行色,汲取一点正面的能量。

    然后和J和C二位在家附近碰头,D也加入我们。4年前,老师说我的英文“书面而正式”,2年前,英国舍友的评语是“过于正确而不自然”。今天我觉得我很娱人。人世间的趣味莫过于此:接过朋友的笑话借题发挥,依旧让人忍俊不禁。因为过去我不曾这样笑过,也不曾使人这样笑过。这应该是一种成就感,比看懂德里达的那本Dissemination还要畅快。

    L的眼睛里我看到一点从未有过的泪光。我们可能要天水相隔,可这原也无妨。我只能笑着。三年了,应该说她给我的慰藉比我所能回报的要多。

    回到家,这样沉重的想着,看到E发来的电邮,怅惘。海峡那边,她在帮我查询招聘讯息。海峡这边,灯火几万重,夜航的飞机倏忽而过,我不知道离开到底意味着什么。我顺着一个招徕的手势看过来,一路走到今天,然后就这样回去,几乎不可能恢复原来的秩序。打开唱机,听Glenn Gould的Alban Berg。这个复杂的音网里,我企图画出一幅文化基因的图谱。城市里人与人之间的距离都非常优美,因为人人都在诉说孤单,虽则夜间的酒馆给出另外一个解答。

    我分析这个城市的构成。东坡先生或曰:二分尘土、一分流水。伦敦尘土几乎没有,一分流水也足矣,另外二分是一种喧嚣的零落。你看这人世间种种的繁华都在金融城里被交易着,古老的英格兰传统正在被一种无色无臭的企业话语吞噬。各色人等二十四小时爬梳城市的肌理。我这样的无用之徒则犯愁:去南岸还是去巴比堪,还是索性去听朋友的音乐会,尽管可能会有许许多多的错音?

    一分秋风里的勃拉姆斯,诉说这个城市的浪漫心境:不是那种大张旗鼓的示爱,而是举手投足间的熟稔和同情。一分玻璃茶室中的莫扎特,那精致那奢华,是老店新店橱窗里的谐趣。马勒般的挣扎和奋斗,aplenty!满世界都是争分夺秒的佼佼者,当然还有失败者的扼腕叹息。那一半装腔作势一半维护传统的皇家做派,韩德尔可以诠释。夜色里鬼影婆娑,那是勋贝格的世界。舒伯特洞见上班族的蚂蚁人生。有点别扭但又确乎强硬的英格兰脾性,莫过于荡气回肠的埃尔加。

    我第一次来只有短短几天,自以为城市的地理了然于胸。

    但居住下来,突然悟到这是欲望的地理,绝不可能有一个终极的方案。You are what you desire!

    分享到:

    评论

  • 欲望都市is not a programme, it is a promise for you.
    回复nancoula说:
    我們都相信這個應許……
    2006-11-27 23:05:07
  • 比如在杂托邦小学,你是老师,我也就只能扫扫地了。。何况我还没“入籍”。

    :P



    再说侬晓得我的意思啦,别假装“谦虚”哟 呵呵
    回复Emily说:
    你不是在做我和负责都做过的事情吗?怎么能说是扫地……
    2006-11-22 00:56:45
  • 唉 你跟我不是一“国”人,已经是另一个境界了。
    回复Emily说: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们怎么不是一国人啦?:)
    2006-11-21 22:32:51
  • 写得很洋啊。那末多洋人,而且是作曲家,还有什么更高明的词儿哪?!对了,题头的 soli deo gloria,是什么意思呀?请教乐。
    回复丹本说:
    回丹本高速公路: 洋?我似乎脑子里没有这个概念。“洋人,而且是作曲家”,简直就是愈出愈奇了。而且?有这样的一层转折?

    至于题头,千万要请教google。我不相信“谷歌”连这样的一句死文字都要屏蔽。也不相信“写得很洋”的我能“不很洋”地解释清楚。
    2006-11-19 10:08:02
  • 写得好啊写得好啊,和楼上握握手
    回复daisy说:
    握手!谢谢你的鼓励。
    2006-11-19 10:10:49
  • 动容

  • 太好看的日記了。



    “一分秋风里的勃拉姆斯,诉说这个城市的浪漫心境:不是那种大张旗鼓的示爱,而是举手投足间的熟稔和同情。一分玻璃茶室中的莫扎特,那精致那奢华,是老店新店橱窗里的谐趣。马勒般的挣扎和奋斗,aplenty!满世界都是争分夺秒的佼佼者,当然还有失败者的扼腕叹息。那一半装腔作势一半维护传统的皇家做派,韩德尔可以诠释。夜色里鬼影婆娑,那是勋贝格的世界。舒伯特洞见上班族的蚂蚁人生。有点别扭但又确乎强硬的英格兰脾性,莫过于荡气回肠的埃尔加。” 這真是經典的一段。



    本年度最佳散文獎就頒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