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11, 2008

    洪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28745702.html

    忌日總是引起人們無限的遐思。中國人一向崇拜先祖,因爲“個人”或者說獨立的人尚未被發現。凡是先生最近翹辮子了,望著支撐全無的股市不知如何是好的人們開始“緬懷”他,簡直令人齒冷。毫無資歷領導這樣一個巨大而複雜的國家的人,差一點把祖國帶上邪路,幸好被及時做掉,否則還不知道有什麽惡性後果。記憶衰退的中國人,請牢記,他也曾經是一個劊子手,不過鱷魚後來被打掉牙齒,不能咬人了而已。有什麽好緬懷的?!

    然後是一世梟雄。“我死後哪怕洪水滔天”是他的信條。然而也正有一派困窘的流氓無產者,深深地愛著他,宛若奴隸愛著皮鞭和血痕。

    知識人不免一廂情願地把自己描繪為“士大夫”,一忽兒憂社稷,一忽兒思廟堂。其實社稷和廟堂都輪不到他來插手。低能而殘暴的皇帝隨便抓住一個謠言,把他們貶謫到嶺南乃至交趾,依然要“皇恩浩蕩”一下。

    永遠被擺佈,永遠被欺淩,永遠被踩在腳下,人民善良到愚蠢。然而善良和溫順總是被奉為美德。在德行的天空下,無辜人的血一遍又一遍地流。君子惶恐,小人憂離。整個歷史沉浸在毫無意義的作惡帶來的病態快感當中。

    然而又神差鬼使地踫到“後現代”,呆賬壞賬一筆勾銷,記憶全部抹去,建築外墻都貼了廁所裏才有的瓷磚,然後週期性地癲癇(也就是被感動)一下。

    我不明白,熟讀蘇東坡范成大文天祥的人們,居然還嗅不出一點異樣,一定要落到袁崇煥的運命,才若有所悟。

    沒有咖啡和酒精,真不知如何在這樣的文化裏活過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