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18, 2006

    英雄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2671459.html

    为了论文重新翻开乔伊斯的《斯蒂文英雄》。凯博尔德教授的新书里写道,纽曼枢机的《辩护书》要被乔伊斯以《青年艺术家的画像》重新写过。残缺不全的《英雄》正是《画像》的前身,一部青涩但不乏趣味的少作。作家在圣斯蒂文绿地的大学学院旧址念书的时候,就像伍尔芙说的那样,张开心灵迎接如雨点般降落的印象。在王尔德墓碑背面刻着“我的言语如雨露般降落在人们身上”的《圣经》引文,其实是王尔德的话已不折不扣地变成了“语录”,可惜他未必知道中文里的这一层妙处。 

    乔伊斯的同学被很不客气地描绘成idea-proof的腓力士人,问得出“如果我们非得要艺术的话,《圣经》里的主题难道还不够吗?”这样的问题。但这和倾毕生心血查考《圣经》的犹太经学家还大不相同。爱尔兰领受的《圣经》虽然路数是正统的,黑暗时代为欧洲其它国家输送了大量知识人,后来一旦牢牢地被英国捏在手心把玩,天主教也变成了清教的某个变种,到维多利亚朝晚期,天主教会在神学思想领域濒临破产。所以这二手或三手途径得来的宗教要为爱尔兰经验的促狭负全责。取法乎中,仅得乎下。 

    然而年轻的乔伊斯不幸呼吸到了欧洲过来的空气,读到了易卜生,维柯等等爱尔兰引为异己的思想者。他眼前的世界立时充满了“琐碎的玄机和琐碎的成功”,他憎恶这个“一切都被发现是显而易见的”世界,这个“地狱中的地狱”。他筑起一道静默的墙,等待Eucharist的驾临。 

    此时的乔伊斯和其它男文青一样,经历着荷尔蒙和心智的殊死搏斗—心智把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肮脏和欺骗性的细节都呈现给他,他内中的“猛兽”看到的世界,则时时给他突然的绝望。 

    他为了研读易卜生而学习丹麦语,任凭校内关于他丹麦语水平的谣言四处流传,如果我们相信《英雄》的传记价值,那么看得出来,现代主义文场巨星的乔伊斯那个时代即是熟稔公关术的明达之人。 

    坐在Knightsbridge附近的咖啡馆里听着布鲁克纳看书。不消说,我又在寻找六年前的惊鸿一瞥。走着走着居然路过了C太太曾经带我去过的一家中餐馆,六年了他们的自助餐还没有涨价,我的记忆也没有通货膨胀。

    分享到:

    评论

  • 过了6月16开始怀念他了,

    http://blogs.guardian.co.uk/culturevulture/archives/2006/06/23/sound_odyssey.html 还说他了呢呵呵
    回复Emily说:
    去年的Bloomsday在都柏林的慶典實在是很聲勢浩大。今年就讓肖斯塔科維奇和莫札特搶了風頭。
    2006-06-24 00:5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