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9, 2006

    三個四重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2427999.html

    天氣比預報的好得多,趁等云衡君的空兒坐在Victoria Embankment裏敲了一會兒鍵盤。手頭正好有一些活計可以利用小時段做。

    我們同去聼Alban Berg Quartet奏莫札特和巴托克,直到九點過半。夜色並不深,我們走去吃了一頓晚飯,然後又經由蘇荷區轉向牛津街,在Borders書店少駐到關門,才各自回家。他似乎情緒也不錯,所以説笑源源不斷。音樂會前在QEH的陽臺上啜著酒觀賞來往的路人。“在水泥地上跑步的人都瘋了”,我說,“因爲他們會傷到自己的關節”。他表示贊同:“他們會看到後悔的那一天”。我說起去夏在岸邊的長椅上看書,縂被老太太打攪。正說著我們身後又出現了兩位阿婆,他不懷好意地笑起來。Tian在滬上其實並不遙遠,縂有種種綫索綴連起來。我們見面寒暄分享的第一話題總是她的消息。

    到車站時間還早,就要了一杯卡普契諾,給C囘了電話,然後查看一下自己的電郵。上了車,打開電腦繼續做事。資訊時代的方便可以節約很多時間,不過這省下的時間又往往被無謂的咨訊佔去,實在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最近讀祖師爺John McGahern的回憶錄。此書出版不久他匆匆辭世。他是當代愛爾蘭小説傢中公認的元老級人物,曾經做過教師,並因小説中一処“淫穢”描寫觸怒教會和書籍審查機構而丟掉教職,出走愛爾蘭。他教過的學生中有我的恩師凱博爾德教授(Prof. Declan Kiberd)。回憶錄和他小説的敍事環境相似,看來無論如何喬裝打扮,出色的作家都在寫自己所知曉的真實世界,而並不遨遊在幻想的空間裏。他寫父權,寫愛爾蘭中部的生活,其實都是在解析自己的生活境遇。我喜歡他的短篇甚於長篇,因爲更有一種衝力。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雨日 May 9, 2007

    评论

  • 你的話語在繁體字裏更美,真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