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18, 2006

    一样花开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2290583.html

    花开的时候,首先想到花谢,我的时间感永远是浓缩的。莎士比亚醉心的英格兰“长夏”甫一启幕,我就预告着它的陨落。不为伤春悲秋,只为提醒自己,在任何幻像的背后,都有一个嘴角略带嘲讽的事实盯住你。那个事实极有可能如幻想一般美丽动人,不过依旧是另外一回事情。我所能做的,是用同样炯炯的目光相对。因为一旦露怯,那嘲讽就要从嘴角扩大,变为鄙视,甚至露出凶相来了。那样的情形,是要绝对避免的,因为斩妖降魔的斗士绝对不应该给对手变幻身份的机缘。

    复活节周末,心思不上不下,正好整理头绪,厘清自己的笔记。仿佛做过的每一件事情,看过的每一本书,都有如蝎子,尾钩常常要回过来给自己冷不丁的一蜇。那种错愕,其实是最好不过的安神药。不是什么痛定思痛,因为那就陷入了循环论证的圈套。今日仿佛对着一面墙说了很长时间的话,换来新闻联播般素朴而简洁的回答,自然是循环不已,从不和我的思想交锋的东西。有那么一刻我企图想象电话那端的表情,不过立刻放弃了:有时候,生存也好叙事也好都是一件完全不着边际的营生,如采蘑菇的小姑娘,唱着歌儿跑来跑去,谁知道她采到的不是涂着毒汁的蘑菇?叙事是世界上最容易的读物,但当叙事中多了利害关系,当我们所希求的是答案和确定性,所有的叙事就都容易被误读。我觉得这是一件无以挽回的事情。

    因为对我来说,看着事情按照想象的轨迹发生,其实是悲哀的。我料想有些事会按照最简单最肥皂剧的情节展开,虽然心中也暗暗怀着它会超越自己的揣测不断变幻的希望。可这都是作为读者,一个单凭凝视无法更改情节的人,所难以承担的责任。

    《圣经》作为一本宗教典籍,竟将叙事置于神学之上,将现实置慰藉之上,对一般看官来说是希奇的事情。可是最终可以真正弥合伤痕宽慰我们的不是安慰的声音,而是现实的声音。我们如何应对,是最紧要的问题,也是一个最终没有确定答案的问题。这是开放的,因而也是最纯粹的叙事形式。(cf, G.Josipovici)

    大学时读到:哲学使人面对种种而不畏惧。其实并不相信这个,因为读到哲学前自己已经隐约嗅到这里的气味。我觉得好比是人要学会剑术,尽管真正你死我活的时候,按照好莱坞定法(恕不举例),或文学典籍的先例(比如《贝奥武甫》),都是赤手空拳地上阵。念哲学书,只不过是为了丢掉剑或者剑折断的时候心里没有什么不健康的念头罢了。

    分享到:

    评论

  • 难得看见你一个这么温柔的比喻. :)
    回复corbelle说:
    哪一个呢?
    2006-04-19 19:34:29
  • 可这都是作为读者,一个单凭凝视无法更改情节的人,所难以承担的责任。



    是無奈的。



    不過這日記讀來不覺得無奈,覺得平安。坐在蓮花上。
    回复三月说:
    谢mars大人安抚。是的,有时候去除我自己添加的戏剧性因素,其实完全可以把动荡的时节变成参禅的机缘。
    2006-04-18 23:18:58
  • 这两天文风有些改变,折射出柔润的心灵。
    回复nancoula说:
    亦柔亦刚?哈哈……
    2006-04-18 23:19:37
  • 哲学,也许只是一种自我慰藉,抑或为他人提供慰藉的途径了
    回复asiapan说:
    asiapan好久不见:)
    是的。哲学,是让人在陌生人的土地上有归家的感觉。记不得谁说的,我觉得那个“感觉”应该改为幻觉……
    2006-04-18 23:2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