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你和S是不是在后人的时间定义上有分歧?

    关于社会学的方法论,很难用‘科学‘来描述。
  • 以下引述一段文字:

    「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
    ……
    然後,時間過去了,傷口不再淌血了,他們的下一句對白,也就一如所料地出來了:「歷史問題,留交歷史回答吧,現在最緊要往前看.」
    然後繼續巴結奉迎,政治分贓,好了瘡疤忘了痛,悲劇也就不了了之,在中國歷史的紅河裏,再一次含糊地不了了之.
    He who does not learn from the past is condemned to repeat it.

    作者:羅啟銳
    標題:有些話,明報周刊2063期 (24.5.2008)
  • 谈政治,始终不符我对你的想象,却依然为你的可人加分。;)

    我想,知识人身上的怀疑主义,不独对政治,其他事务也应如是。以尘世的反骨,对神抱有敬畏,我想这就够了,其余都是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