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6, 2006

    自我鞭策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2011380.html

    清晨坐火车回家,原本半小时的车程又拖了一小时。大西铁路的董事局都应该辞职:我上周不过坐了三趟车,每一次都莫名其妙地停在半路。一个口音莫辨的声音阴阳怪气地说:女士们先生们。因为轨道维修,火车要等待信号灯改变。

    从去年秋天开始,每个周末都在轨道维修,修来修去还是一团乱麻。火车票价倒是义无反顾地飞涨。

    最让人火大的是一次在帕定屯坐了足足45分钟,原因是:机师需要休整半小时才能继续工作……难道整个大西线上只有一个还没死掉的驾驶员吗?

    回神一想:不对。也许是一个信号。刚来此间的时候,每次都是准点的,地铁也没有大的停运。现在去伦敦很频仍,可没有哪次列车准点。

    昨夜其实并不需要在丹麦岗待那么久。每一次到利物浦街或者南城去见朋友,总想着他们白天工作,而我的时间可以改变,并不觉得这点小小的努力有什么不妥,也因为R城实在没什么可以玩的地方。

    昨夜发现(其实并不是第一次)这个并不能够帮助我赢得一点会心的微笑,亲昵生狎侮(familiarity breeds contempt)的古训非常有道理。

    去年约安常跟我说:你不应该需要朋友胜过朋友需要你。开始以为是小男孩信口说自己的防御机制,现在发现是真话。

    实在没有心思继续组织朋友出游了。不是没有点子,是觉得如果每次见朋友都得假借艺术文化电影历史政治的种种名目,岂不是太虚假堂皇。也并没有太多的人会想到约我。总是我拿着电话左右碰壁。

    本来是去见J,结果J下午说他并不有空。C两次打来电话,听来情绪并不好,我想去安慰一下。同往常一样,说完话的结果是我需要安慰。说可能加入我们的M,终究没有来,令人失望。在这样危急的时刻,能有一点朋友的意志力支持我会不胜感激,虽然我不把兵荒马乱的新闻贴在脸上。没有搭上最后一班火车,决定多喝一点,C误会我并不是去看她的。

    借用法律术语:为避疑起见,也许以后我应该只在一区见朋友。问题是所有的人都有工作,不愿意来一区。愿意来一区的,A不愿意见B,D只愿意去上等酒馆,E对某些食品有偏好。很庆幸自己学过排列组合。

    并不以赶火车为苦,小时候回家需要做80小时的火车。区区半小时的路程现在算不了什么。

    如果有一种阿多诺所说的tenderness without purpose在,半小时的火车是完全合理的投入。

    其实发现最高回报的投入还是买唱片,每次聆听都有新的讯息可以传递,该说的都能说清楚。而人总会觉得那样强烈的情感和思量是不值得的,如果你并不巩固他们已有的情感和见解,你不会被需要。

    自觉可以给朋友带来一点蜜与蜡,但也许这个世界的秩序并不需要这些,人都是马基雅维里主义者,我是弥赛亚主义者。必须重新明了自己的身份。

    Non hominibus, sed deo 自取其辱之后重新认识的教训。

    PS:建议大家多坐巴士。我在大西铁路上化的钱不比音乐上少,结果倒是人财两空:)远离铁路珍惜生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城裏城外 Mar 6, 2007

    评论

  • 不是拉,你当然被需要,只是我觉得我不被需要呢。。嘿嘿!
    回复c说:
    也许我们都不应该从这个角度思考问题:)
    2006-03-08 11:20:48
  • 也有偶發的不巧,這纔活色生香。



    被需要或者不被需要,需要或者不需要,其實都沒關係。開心為要,勿介懷。

    春日好,應慎煩憂。
    回复三月说:
    是,这是中肯的建议。我还是年少气盛了一些。
    2006-03-07 23:53:59
  • 我是说删去我最下面的留言...谢谢
    回复缄默说:
    我觉得你的留言很好。我没有觉得被冒犯的意思:)其实我看到的第一感觉是很感动,现在依然持有第一感觉。
    2006-03-07 06:45:44
  • 一时的感伤, 偶尔的情绪化发作 :-) 有点象香槟酒上的小泡泡



    每个人都应有朋友, 心灵的碰撞与沟通虽说有时艰难, 毕竟是无比美好的



    另可否请颤栗兄帮忙删去前面的留言, 多谢
    回复缄默说:
    能否不删?

    我同意你。完全同意。只是随口说我并不会那样透明,任人宰割。你不要多想啊:)
    2006-03-07 06:48:51
  • 我是E
    回复tian说:
    你还是夜半可以敲门的朋友啊。
    2006-03-06 19:54:02
  • 谢谢二位留言。



    缄默兄:明白人心不可测的道理。其实我与人交往也非常谨慎,你举的例子应该说不会被我碰到。



    Emily:国家大小交通不是什么问题。我去年和在德国和爱尔兰的好朋友多次见面(互访+到第三国旅游)。这都不是问题。



  • 这么比到是荷兰不错,国家小,交通极其方便。周末都会有朋友来阿姆斯特丹,大家一起吃饭喝酒。

    我所认识的好朋友,都是可以半夜敲门,跟他或她讲心中不快的。我们互相理解,谁也不会怪谁。他们就是那么拿出全心待你。感觉真正好。:)
  • 诚然,真朋友是一种财富..可人很多时候首先要学会一个人好好地生活, 毕竟别人很多时候都靠不住的...我一朋友回上海娶妻(shotgun marriage), 来了美国后生了小孩, 女孩提出要出去念书, 然后就一去不复返了...连生养的小孩两年来都不曾看过一眼, 借口没工作, 仅愿出每月100多块美金的赡养费, 要知道随便一所托儿所的月费就是一千圆...情愿去买La Perla内衣, Wolford袜子的时髦女郎实际上就是这样对待自己亲生的女儿...虽然别人的生活很多时候没法品评, 可人性何在???



    我举的例子很极端, 一直憋在心中, 不吐不快...有时候我真的不知说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