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14, 2006

    如是我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1922505.html

    入夜的爱丁堡。出租车行驶在为佛里车站和斯科特纪念碑之间。漆黑的路,一具具陈尸。暮色中一个清晰的声音:Listen to the Horizon. 眼前一位女子停住,趴下,耳朵贴在路面上,倾听地平线的声音,突然她惊叫起来,捂住双眼。我认出那是好友长屿美佳。她诉说自己突然无法看见,而我们的出租车继续前行。

    天明,我轻盈地飞。还是爱丁堡,为佛里和斯科特渡鸦般乌黑的纪念碑之间。可那条路宽阔异常。前方是布达拉宫,后面是一座城楼,两侧并无爱丁堡那疏朗的建筑,却是密密麻麻的玻璃高楼。一股潮湿的味道弥漫在恶浊的空气中。趴在地上的死尸数不胜数,不断有人从玻璃高楼上跃下,扑倒在地,而地下渗出水,尸体浮在水上,从城楼漂向布达拉宫,没有一丝血迹。

    一个着蓝棉布衬衣的金发男子对着话筒侃侃而谈:这是BBC晚6点的新闻节目。我们在爱丁堡报道奇特的Listen to the Horizon现象,人们见到扑倒在地的死尸,纷纷停下,趴下,耳朵贴在地面,企图倾听陈死人所聆听的声音……他说完,轻盈地跃下,加入那死尸的行列。人们如朝圣者一般排成队,从各处跳下,并无犹豫。

    我飞行着,看到玻璃高楼里也是成行的死尸,贴着青铜的标签:死于此,死于彼……我栖息在城楼上,发现那个地方叫做港督府。恍若隔世,那位港督居然是黑发黄肤,原来是马公英九。他的幼子回转过脸来问候,我认出那是香港男孩托尼,马英九问道:你可好?我答:一切安好。医生并未开抗抑郁药物。他朝正前方的布达拉宫望去,依旧是人们如槐蚕般下坠。他面容有一丝忧郁,说起现在人们并不开朗。我无言以对。

    继续飞,隐约嗅到腐败的味道。可是天色已经发白,云散去,布达拉宫的上面是蓝得发白的高空。我并没有羽翼,但就那样飞着,慢慢地,那下坠的人们只能依稀可辨,如一粒粒芝麻下落到簸箕中。

    醒来,不觉得惊惶,如是我梦。

    分享到:

    评论

  • 我也常飞来飞去,醒来感觉很好。多数情况下是游泳的姿势,伸手划划水就迅速的升高,天空高旷,看身下的景物迅速缩小。有一次穿了飞靴去完成指派的事务,站着的姿势,如何用力都飞不起来,低头一看,是一只凉鞋,怪不得飞不动。
  • 入了你的夢。

    寬懷些吧。



    加油
  • 情人节前夜做这样的梦。。。亲爱的,看来你需要有个爱人安慰你的忧郁。。。^^
    回复谁谁说:
    巴赫可以安慰,不过也仅仅是安慰而已。
    2006-02-15 14:1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