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13, 2006

    月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1817249.html

    月圆,写不出连贯的东西。

    从伦敦辗转的坐夜班车,回到家,看到N的邮件,眼睛湿润。今天在伦敦南城的聚会缺了她,空灵的西线铁路上夜行的慢车格外地慢。

    听Pierre Hantaï在羽管键琴上奏巴赫,这月色也可以捱。那迷乱绚烂的华彩幻想曲与赋格竟让我听出了东方的羞赧。拨弦和击弦的区别就是这样明显,Bass线也显得格外清楚。

    聚会的名目:J的朋友P要返国。P是聪颖的文学学生,游历天下,回去预备作教师。几个人啜着各自喜欢的酒,舒缓的音乐,还有tian和樱桃的美食。这一次我们是来对了。P和J的英文虽然偶然有犹豫的成分,但遣词的优美时时可见。P寥寥几句话说他在新西兰和巴厘岛的旅行,不过是说登上山顶的感觉和在阿尔卑斯不同,那土著人音乐的畅美,我就听得出神。猜想他既然喜爱石黑一雄和库切,必然也是心仪海明威的。果然。

    分享到:

    评论

  • 我這一周來也難得平靜,辜負往常的生活練習,今天再平靜起來。

    一起靜好。
    回复mars说:
    都是月相吧。

    一起静好。
    2006-01-16 04:04:01
  • 我想听那种教堂里的管风琴演奏的巴赫,一定是很圣洁的感觉吧。
    回复狗狗说:
    不论给什么乐器写作,巴赫心里都有神性在。不过管风琴音乐确实占了他键盘乐的相当比重。Peter Hurford、Hans Fagius、Simon Preston和Marie-Claire Alain的都是极好的。现场的演奏如有机会也应该去听一下,震撼力很大。几个序曲和赋格还有那最出名的托卡塔与赋格(BWV565)都很有意思。对比序曲与赋格BWV543和给羽管键琴写的幻想曲与赋格BWV944,两个赋格部分有渊源的。
    2006-01-14 19:19:39
  • 從傢中返回已近一周,卻還沒有逃離時差帶來的疲憊。

    你的文字要在心神寧和的時候細細讀來,先來問候而後慢慢坐下品味。
    回复LucifeL说:
    平安返航,好。
    2006-01-14 04:31:44
  • 好生活
    回复mars说:
    最近能量场的变化很大,学习mars的态度,平静地面对。
    2006-01-14 19:23:17
  • ;)
  • frisson,新年快乐。

    Hantaï的哥德堡变奏曲和平均律第一册的录音所用羽管键琴的音色十分华丽。估计是乐器本身限制,从来没听过古乐器的录音有现代钢琴一般精密的触键。不过Hantaï的录音听起来还是很大的享受,尤其那些曼妙肉感的泛音。
    回复bridgestar说:
    新年好!

    是。他的羽管键琴比很多其他人的音色要高出很多。曼妙肉感,的确。拨弦的那一刹那的黏着感带来的遐想多极了。

    你一定是键盘手吧。
    2006-01-13 22:2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