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16, 2008

    川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17106972.html

    歸途上聼著Bruckner第四,居然在第二樂章心頭一顫。音符和調性的回歸原來總是這樣撫慰。但也許只是因爲我偏愛維也納風格的敍述,BrucknerSchubert那裏參來的綿長與深情,蒸餾到純淨的樂句中,雲蒸霞蔚地迷人。

    扔下行李,沖過澡,按習慣著一身不倫不類的Preppy去赴約。 

    在那個無數訪客都讚譽有加的地中海館子坐定,拉拉雜雜地敍説英格蘭東南,他的故土我的驛站。這世界小到讓人驚懼:我們可能同一時間出現在郡镇的同一個夜店,也可能在泰晤士河豐美的岸邊擦肩而過。只是彼時我們不曾相識。有時甚至覺得那英氣逼人的面容並不全然陌生。那是年少時過目不忘的英格蘭模樣。 

    從飯館出來,直覺把我引向MZ帶我造訪過的北外灘。頂樓的落地窗外,是對岸迷離的燈火。斜倚在猩紅色沙發上啜飲有些濃烈的Tequila他的面容在明滅不定的燈光下又悄然改變,無從揣度眼睛的顔色。共同經歷的瑣事、聯合王國叠牀架屋的政治、母校現在的情形。他厭棄但我鍾愛的英格蘭鄉野,曾以爲回歸故國就攔腰截斷了情感的流觴。不料透過根斯伯若與康斯特堡的畫筆偷窺到的那片土地,息壤般延展、變幻,一任記憶的洪水沖決。 

    在夜店的人群中,突然無法物我兩忘地舞動。只是輕輕地側著頭顱,錯開鼻翼,澄澈而明媚的眼睛許一個Bruckner般綿長的吻,慶幸自己的鼻子在這微寒的天氣中依舊正常通氣,但不知曉睜開眼睛的當口,周遭到底消磨了幾多時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未來的羽翼 Mar 16, 2007

    评论

  • 文字感觉气量短了。能感觉到有烦心的事。
    回复无根说:
    努力克制着写,居然还是被你看出来了。
    2008-03-19 15:32:41
  • Wondering what kind of "preppy" that is :-)
    回复taciturn说:
    Well it's more 'smart casual' than 'preppy' : )
    2008-03-17 12:5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