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2, 2008

    光釅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16311579.html

    靜坐在賓館房間裏,靜靜地看著電腦屏幕,剛剛和萬里之外的藍眼睛通話,一下子心情大壞。爲什麽我們得對至親和摯愛都不在身邊的事實安之若素?

    這週又是繁忙非常。項目開始了,人就不再有自己的時間。週三去見XZ師和NY君,三月大人也抽空來小坐。NY君惠贈他參與翻譯的書,不由得覺得這知性的流動有一種真切的美。

    由於要去漢公幹,老友們紛紛約我出來。週五和A及同事一道去飲酒。然後週六去聼了並不出色的Labeque姐妹的音樂會,舒伯特的D103那樣刻骨銘心的音樂缺乏深思熟慮的演繹。嘈雜的聽衆們也讓我驚訝,一中年娘姨居然在舒伯特行進中的時候説話。同去的MZ感嘆,上海是個好地方,如果上海人少一點,那就更好不過了。

    音樂會之後和去趕另一個場子的老友去喝酒。想去的酒館都滿員,隨便走進一家新開的小店,啜飲著紅酒説話。直到打烊,我和MZ去同KM會合,這是週四晚間就約好的。三人在夜店小駐片刻,然後直奔迪廳。也許是從在英倫念書的時候開始,每週都願意去迪廳揮霍書籍尚未消耗殆盡的精力。昨日亦是如此,摘脫眼鏡,解開衣領,這種鍛煉方式遠勝健身房。從舒伯特悲愴的音符中走到這商業社會中催人瘋狂的節拍,跨越的幅度未免過大。不過對我來説很容易。首先要忘掉阿多諾關於流行音樂的批判,其次要忘記生活中的瑣事,彼時彼刻,舞者都把自身抽離成爲一個象徵符號了。

    每次去迪廳都有奇遇,這次亦不例外。又是北海邊上生長的灰藍色眼睛,毫無疑義的英格蘭人。在舞動的時候,周遭迫近的軀體往往不給以人全然平和的舒暢感,但他自有一種讓人解除武裝的魔力。我首先是一個對生命着迷的人,而他蘊含了我對英格蘭所有正面印象的結集。那種清新的土地質感、自嘲、當然還包括料峭的顴骨和鼻翼。在我們的頭顱輕輕地停在對方的肩頭,稍事歇息的那一瞬,我感覺自己在工作和掙扎的重壓下消逝的生命力慢慢恢復,埋藏英格蘭記憶的那一方草皮開始鬆動,總之,是戰慄的靈魂被追趕得無處可走,而我也知道,這一輩子都會糾結在從兒時到青年的異國想象當中。

    我想到的是穆旦,和那二十嵗緊閉的肉體……

    分享到:

    评论

  • 倒数第二段写得太棒.

    一回想起英伦,你的能量就来了.
    回复无根说:
    筆之所至,情不自禁了:)
    2008-03-11 14:09:23
  • 嘿﹐學了個新字“釅”
    想起了延安路上過往的JJ和凌晨三點從裡面飄出來的我的影兒
    回复緘默说:
    緘默兄的風流倜儻,可以想見。
    2008-03-11 14:10:05
  • ”如果你是醒了,推开窗子,

    看这满园的欲望多么美丽。

    蓝天下,为永远的谜蛊惑着的

    是我们二十岁紧闭的肉体,

    一如那泥土做成的鸟的歌,

    你们被点燃,卷曲又卷曲,却无处归依。

    呵,光,影,声,色,都已经赤裸,

    痛苦着,等待伸入新的组合。”

    用穆旦的这首诗来形容近日的这里和近日的你也真是十分贴切 :)
    回复丹意说:
    謝謝你讓我重溫這首詩歌。突然想起了王佐良先生,是從他的著作中首次聽説穆旦的。
    2008-03-11 14:1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