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8, 2005

    聖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1490797.html

    從柏林回來沒有見到太陽。中國人的老話說:不見天日。暗無天日。

    魯迅說:黑漆漆,不知是日是夜。

    去學校續辦NUS卡,為的是HMV的打折優惠。這是生計問題,疏忽不得。

    看垃圾言情電影,讀羅馬公教會史。John Cornwell給庇護12(EugenioPacelli)作的傳。

    本來Cornwell想給千夫所指的Pacelli説情,未曾料到從德國考證回來,他決定替世界人民寫一份公訴書,不但不去洗脫他的罪名,反而要將所有罪孽公之于天下。我還沒有看到他在納粹時代的罪惡,不過到1933年,他已經走上了不歸路。

    意大利教會法律師世家出身的Eugenio Pacelli,平步青雲,三十多嵗就官居教廷外務部門的undersecretary,四十一嵗任大主教,作爲教廷特使出使普魯士和拜仁。五十四嵗晉樞機主教,領教廷首相之職。1939年二戰前夕當選教宗,時年62嵗。他最大的成就,即與希特勒通力合作,將德國境内的羅馬公教“去政治化”,公教中央黨實質上被強令解散,為納粹的橫行掃清障礙。

    此公已經在加封聖徒的道路上漸行漸遠,生前走的是fast track的仕途,身後依然如此,還不停有人塗脂抹粉。Cornwell此書油墨未乾,就有人寫書攻擊,說滿紙謊言。

    厚厚將近400頁的書,中心思想有二:

    1。教會法抽取了人文的思想(其法典化正是19世紀中葉開始,Pacelli的一輩子都在為施行新法典而與各國展開外交戰,置人類大局于不顧),就是惡法,淪爲羅馬企圖控制地方教會的工具。

    2。從各種fast track途徑(其實根子裏是favouritism)培養起來的執法者-官僚都是將抽象的,中央集權的概念和自命不凡的心態牢固結合,雖然塑造出來的人格是剛強堅毅,無堅不摧,可往往都被此世彼世的虛榮給迷住心竅。庇護12世就是從小服下“天使牧者”的毒藥,不知不覺中喪失主體性,為惡勢力張目。

    他一輩子醉心于從各地諸侯処收攏權力,是歷任教宗的嚴酷執法者,到了自己坐到位子上,更是獨斷到了無以復加,而到如今,這病症的表象有點不妙了。現在輪到羅馬正式為二戰時對猶太人遭遇的不幸道歉。本篤16也來請曾經被打入冷宮的Hans Kueng教授賞臉座談,也不知道是真心還是假意。

    越看越冷,到了100多頁決定沐浴休息。教會史的書籍,有時候挺像東厰祕聞之類的東西,只能在大白天出太陽的時候看。

    分享到:

    评论

  • 嗯,天黑物失色,小心憂鬱。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點墨可以壞了一張畫。看點越看越暖的東西吧。
    回复mars说:
    夏天過了。
    2005-10-11 07:31:48
  • “越看越冷”的经历无数。用气息的说法,大概有的书阴气/黑气太重吧。



    你做了笔记,通过转录这个动作,可觉得暖了些?想到这个,是因为少年时代过眼无数墓志铭,并不读,只当平面构成临写,尚无恐惧。在本地读那些原件装订的教堂档案,什么女王抽税,匠人讨欠款,虽在秋阳之下,也奇寒莫名。



    历史理论工作的空间色彩,大概就是研究者以自己的肉身与不同年代不同文本的气场交流吧。德赛都大概会认同这也是一种 practiced place。



    喝杯热巧克力吧。
    回复tian说:
    tian的聲音好聽的。
    2005-10-11 10: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