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2, 2008

    雪蟄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14876676.html

    (總是要關注四座城市的冷暖……)

    沒日沒夜的下雪,上班的行程愈發艱難。心緒難平,效率也格外低下。

    週二小朋友拉著去唱歌。從辦公室走到靜安寺。這一路曾經很熟稔,也一直引以爲上海吸引我的地方。念書的時候,每次路過這些摩天大樓,都覺得這城市是我的。

    因工作備感勞累,坐在咖啡廳裏給遠在西北歐的藍眼睛發一個簡短的電郵,喝一點Americano提神。唱歌總是費力的事情,十幾嵗的時候,什麽歌都聼,也都唱。現在就哼哼Bruckner和Brahms,儼然一副遺少的態度。和比我小幾年的朋友一道,不免覺得自己關注的東西已經屬於生命的衰頽。

    和座中的一個小朋友聊天,居然是蘇格蘭人。回憶起自己一次次飛去愛丁堡。往事的密度太大,現實的衝擊又太強烈,小朋友又讓我想起藍眼睛,他們兩個倘若一般年紀,也真是有一點像的。

    於是週五不由自主地約他出去喝酒,然後去久違的迪廳,路上是一片飛雪。有那麽一點不歡而散,他先離開,遁入灰黑的寒夜。我稍事停留,不料預見以往去迪廳縂要遇見的情形:嚴肅得要命的陌生人。這次更糟,他顯然是把我當作了一劑療心的葯。那份急切和絕望也不免讓人神傷,我們每一個人何嘗沒有在object of affection毫無回應的情形下自我戕害,率性地讓情欲紛紛而下?

    難以入眠的一夜,次日頭疼慾裂。在電腦中寫一點文字,居然不久也難覓蹤跡。

    還是《荒原》在頭腦中展開長卷:

    What are the roots that clutch, what branches grow/out of this stony rubbish? Son of man/you cannot say, or guess, for you know only/a heap of broken images...

    於是不再有無謂的哀傷。我們這個時代的際遇,就是那一堆堆碎裂的意象。

     

    分享到:

    评论

  • 年龄,在很多人那里,其实只是一个积累势利、偏见、固执、冷漠和保守的容器。年龄越大,这个容器也就越变越大。

    而我相信,天性的高贵,“神”气,精神上的那种卓而不俗的极好的分寸感,决不仅仅是靠堆积学识、阅历……就能堆积出来的。它们就象大自然的奇观一样,是我们人世界里的奇观。
  • 未料到你是81年生人,你确是个能成器的人。

    音乐的历史观,同文哲一般有趣,值得摸索品味。钢琴世界里的承继转换,是随文哲同步的。

    有空去北京,推荐一个难得一见的唱片店与你:阜城门外白塔寺(白塔寺遗址东侧40米,音像小店二楼) tel:13466689159 沈剑


    我的本业是琴师,在海外和你走过相同的路。欢迎交流,握手。
    回复无根说:
    謝謝你。我下月可能去北京公幹,應該有機會去那裏看看。

    握手。
    2008-02-06 17:40:31
  • 贴图了啊,看来心情好点了
    回复有点癫说:
    随便贴贴:)
    2008-02-06 21:07:16
  • 我推荐一个录音(或许你已有)给你对抗衰颓:
    backhaus/bohm:brahms no.2 concert (DECCA 1967)
    祝好。
    回复无根说:
    謝謝你。

    這裡恐怕很難找到好的錄音。在倫敦我倒是記得見到過巴克豪斯的這個錄音。

    正在聼的版本是Nelson Freire的。

    我一直還是偏好第一鋼琴協奏曲。27嵗時的人生,不論國界文化,都是那樣的。
    2008-02-04 02:11:03
  • ......於是不再有無謂的哀傷。
    为你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