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2, 2005

    急就章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1335670.html

    1- Rachmaninov钢协和Barber/Walton/Bloch小提琴作品,终于有了和20世纪浪漫主义的相遇。阿什肯纳齐和约书亚·贝尔的脸上都似乎写着:浪漫。

    2- - -Iser的《怎样做理论》一书晦涩的很,里面大都是巧立名目的理论家。符号学(Eco)和结构主义的尤甚。可以作精神破产的证据。

    3-- 最恨人说:“你这么想,因为你是中国人。”朋友圈子里除了Steve,怎么可能还有第二个人知道中国人是怎么想的,都不会说汉语。tian大人和我同仇敌忾。

    分享到:

    评论

  • 2 怎样做,他讨论怎么‘创作’新理论的方法步骤么?

    回复tian说:
    我糊糊涂涂地看了三天,发现他的最基本方法就是用大词唬人。铺张文辞,一句话能说完的,罩上最新的理论光环就可以扩张成三句。自己看英迦登和胡塞尔勉强可以看懂,看他转叙我无论如何摸不着头脑。
    2005-08-03 20:3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