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9, 2007

    海語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11764515.html

    匆匆不迭的一週,去海南開會。

    週二在公司樓下見到三月大人,她捎帶來書店裏剛剛上架的芒果大人譯作,外加一種疏朗的風致。匆匆地午飯、説話,然後匆匆地道別,然後坐在辦公室裏直到夜色漸釅。

    南中國海的夜空,獵戶星座居然在天頂附近。雖然附近的燈光蓋過了星的閃亮,但從大城市飛來的我們已經極度滿足了。其間短暫進城一次,淪爲此間美味海產的俘虜,才終於知道,香港和上海的蝦,都不夠豐腴和富有彈性。

    老友們此刻又在凝望著什麽樣的星空呢?我坐在這一片靜靜的天際下聼著舒曼的時候,只是無端地想念他們,和我的另一個人生。在倫敦喧嚷的酒館裏碰杯,在巴比堪廰的影子裏爭論著一個琴師的前後左右,在Derwent河潤澤的岸邊溫習最純正的綠色。還有那些在交互的微光中照見對方的朋友,你們又共享著什麽樣的星空?我也許注定念想已經和將要遇見的友朋,並且浮游在一種淡淡的迷離中。那些近在咫尺的生靈永遠得不到我們的憧憬,但天際之外或熟悉或生疏的人總能讓我們突然從此時此地隱去,鋪散在那若即若離的聯係之間。

    和同事們一道唱著彼此的歌,一道啜飲著啤酒,在沙灘上跑動。間或有別人的焰火娛樂我們。那本來是主角的樂隊只能淪爲伴奏,而我也逐漸地從這幅圖畫中後退,企圖跳到這一方畫布的外面去,直到困了累了,才不情願地在白色的被單下睡去,也許明天永遠都只是一個別樣的世界……

    分享到:

    评论

  • 一种对自由的渴望,似乎已经到达了我容忍的边界。那是前世么,还是今生?
    回复nancoula说:
    一步一步來。
    2007-12-22 18:37:25
  • 海南呢,以后有机会一定去吃虾。近日天气好,雪后空气透明,猎户座也是很夸张的铺在天上。现在的位置的确还不是很靠南,接近天顶。
    回复mango说:
    從北方的寒冷中出走,也許是一個好主意。
    2007-12-15 14:47:24
  • 很触动的一句话,谢谢你!人生的得失、自由或不自由也许就在这些片刻的灵魂出窍之间被我们瞥见了——

    “那些近在咫尺的生靈永遠得不到我們的憧憬,但天際之外或熟悉或生疏的人總能讓我們突然從此時此地隱去,鋪散在那若即若離的聯係之間。”
    回复丹意说:
    也謝謝你,給我一個鋻照。
    2007-12-15 14:48:55
  • 我从上周开始被外借给香港公司,虽然还是在澳门,感觉上却更自在,开始怀疑自己日后回到国企会不会很不习惯。
    人总是向往一些遥远的东西而厌恶身边的庸常。身陷泥淖并跟其中生物纠缠不休的滋味不好受。
    回复Galene说:
    完全是這樣。你爲什麽日後會回到國企呢?
    2007-12-15 14:55:42
  • 回来了,过来打声招呼。

    不知怎的,这次回国,心里竟然有一种难解的愁绪,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想念一双蓝色的眼睛。于我,斯德哥尔摩的冬天,因为这蓝色的光芒而变得温暖。

    迟些再和你谈。
    回复兽兽说:
    嗯,等你消停下來之後跟我說說這次的瑞典故事。
    2007-12-15 14:56:23
  • 你的阅历很丰富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