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10, 2007

    就這樣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10732967.html

    週二和同事出去之後,從衡山路地鐵站出來散步,不知不覺間走去熟悉的酒館。和那些熟面孔寒暄一番,兩杯下肚,準備回家,一個金紅色頭髮的高個子從裏間走出,“你怎麽可以就這樣離開呢?”

    也是在這間酒館,也是他,也是這一句反問。不過彼時確切的地點是酒館的外面。是他追將出來。

    從來都以爲自己喜好未知的挑戰,也一直自信投入了最大的努力獲得心向之趨。可是和能追將出來的人相比,還是過於保守矜持了。要不怎麽會有圖書館裏相視而笑的五個鐘頭,那一句“好運!”之後一去不復返的西班牙少年。

    扯遠了。夏天的時候,或者說我生命中的每一個時分,心中都承載一些拒斥。即便是浸透著生命力的時刻,亦如是。我做了自以爲恥的決定,誤導了他。但我終于有了機會修好,這個機會,也是毫不意外地來自他。就這樣敍到淩晨二時,互相道別。一個微寒的秋夜,在多思和多夢中一分爲二。

    其餘的一週波瀾不驚,只是因這一夜而倦怠。

     

    分享到:

    评论

  • 可怜的人 :)

    对于生命的充实而言,还有什么比感受的丰富性更珍贵?可有时,它们来去无踪,甚至消失得让人惊慌。今年夏天回国时,我常常觉得自己呆如木鸡。
    回复丹意说:
    是的。不過現在我已經知道如何把對感受的期望藏在心底,免得被周遭給扼殺了。
    2007-12-15 14:55:06
  • 扑朔迷离的气息。

    似乎唯有这一篇,有让人回到从前之感。
    回复丹意说:
    從前在異國繽紛的色彩中飄蕩,總有種種感受。

    到了黑白分明,烏煙瘴氣的故國,我實在不知道有什麽感受比較好。
    2007-12-01 17: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