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12, 2005

    神性与人性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frisson-logs/1054325.html

    C说起弹《马太受难》中的continuo,在耶稣殉难,雷电交加的那一刻,感动得泪流满面。他问我听圣乐是否是从世俗的角度入手。我想想,总不好说抑郁可以被巴赫化解,尽管这是尽人皆知的事实。但化解本身,似乎是一种浓郁的伤痛,被这音乐点染到了整个人生画卷的每一个角落,所以我们可以黯然那么一小会儿,然后继续走我们的路。神以自己的面目造人,其实人也以自己的面目造神,譬如巴赫的神,就是路德所想见的那个至峻急浩瀚的神,在峻急和浩瀚的背后,总是有至深的爱,默然不语地托起坠落的星群。现代人对于这世界的观感,比古典和浪漫主义时代更近于哥特式艺术(赫伯特·里德),大约我们还没有意识到罢了。艾略特所言的自我隐遁,其实就是让潜在的柔弱声音冲破尘嚣的假象,让那冷酷且火热的内在逻辑和理念显现出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