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16, 2005

    贝克特缘

    写着论文,接好友E电话,约晚上去common room小叙。

    和E相识,还是若干年前的都柏林。她比我早一年完成硕士,后去北爱念博士,主攻贝克特的爱尔兰背景,所以每年夏日来此地查阅文档。

    层层叠叠的联系呢:她熟识我的导师,因为导师哥哥兼任档案馆长;她和我的老友G同在一个本科班,G去北爱念写作,正好和她在同一间大学、同一个街坊,自不必说。爱尔兰是一个如此的地域:一旦缘分相合,永不离散。

    E是法国女子,祖籍布列塔尼,生在魁北克,长在香槟省,不过一口地道的爱尔兰腔。谈起研究对象,她两眼放光。她发现贝克特同自己的爱尔兰背景有着特别的紧张感。这也许是她自我见证的一个动因。她的香烟随着手挥舞着:“这是多么美丽的事。在各国周游,躲躲藏藏地作自己。”我怎么会不理解:最美丽的莫过于摆脱既定的文化角色束缚,在写作中发掘出...

  • Apr 16, 2005

    treat your mum right

    http://www.ifilm.com/WMPPlaylist.asx?ifilmId=2667017&bandwidth=300

    克彦兄从东京发来这个。这个日本人总是有很独特的发现。很搞笑。
  • Apr 8, 2005

    日知录

    Music is what makes us feel what it is to be human. 某兄说他开会的时候有人如是说,他觉得很好笑。我说这有什么好笑的,这是真话。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

    嗯,好样的,我还是中国人。还记得起这些。不过私下里问问可以配D小调么?布索尼或者巴赫担纲,里赫特或者霍洛维茨弹琴。

    某兄约我去食堂吃午饭,什么猪肉Casserole看得我就倒胃口。还不如他们做的fish and chips。图书馆三楼倒是可以无线上网了,省得我去抢位子。和本科的小弟小妹们争,很没面子。背着电脑,肩膀沉重,努力装出一幅轻盈的样子,和瞌睡作战。一个喷嚏,窃喜有人想念我了。又一个,有人由爱生恨。再一个,我感冒了!怪不得今天连眼睛都转动不起...

  • 陨星雨似乎尚未完结,今日得悉索尔·贝娄逝世。这位生于加拿大魁北克,长于美国芝加哥的文坛巨匠,将早年的犹太家庭经历同学术圈中的生活糅合,辅之以浪漫主义之创作心向,被菲利普·罗斯誉为二十世纪美国文学的顶梁柱之一(另一位是福克纳)。三度荣膺美国国家图书奖。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1976年)。

    静默连着静默,我们何时才能再开口?属神的终归要归神,属该撒的我没有兴趣关心,不知所终又如何?但彼得的钥匙究竟会给谁?

  • Mar 21, 2005

    Bach

    J.S.Bach (March 21, 1685-)

    春分后的第一日。太阳的第一束光纪念这个不朽的匀称。

  • Mar 20, 2005

    logos phobu

    -sorry mate. 唇上的桃子毛(peach fur)还没变成moustache的小孩抱歉地说。

    -暗想,i am not your friggin' mate, stop pretending...都是假的。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德里达外是故乡,月是故乡明,也不对,何处春江无月明。怎么以前一直都没有这么重重地跌下来?

  • Mar 12, 2005

    神性与人性

    C说起弹《马太受难》中的continuo,在耶稣殉难,雷电交加的那一刻,感动得泪流满面。他问我听圣乐是否是从世俗的角度入手。我想想,总不好说抑郁可以被巴赫化解,尽管这是尽人皆知的事实。但化解本身,似乎是一种浓郁的伤痛,被这音乐点染到了整个人生画卷的每一个角落,所以我们可以黯然那么一小会儿,然后继续走我们的路。神以自己的面目造人,其实人也以自己的面目造神,譬如巴赫的神,就是路德所想见的那个至峻急浩瀚的神,在峻急和浩瀚的背后,总是有至深的爱,默然不语地托起坠落的星群。现代人对于这世界的观感,比古典和浪漫主义时代更近于哥特式艺术(赫伯特·里德),大约我们还没有意识到罢了。艾略特所言的自我隐遁,其实就是让潜在的柔弱声音冲破尘嚣的假象,让那冷酷且火热的内在逻辑和理念显现出来。

  • Jan 18, 2005

    Fugue! Fugue! Fugue!

    This fugue is to a fugue lover what double chocolate fudge is to a chocoholic... http://jan.ucc.nau.edu/~tas3/wtc/i02.html#movie..............
  • Dec 12, 2004

    骂街

    某年高考语文科的阅读文章是一篇品评古典音乐史的伪作。用俗语说,就是狗屁不通。这么多年前痛苦地读完了那毫无意义,纰漏百出的文字,到现在依然记得。缘起就是这Decca双张Andras Schiff的巴赫键盘音乐。记得那篇垃圾说“聆听巴赫只不过像津津有味地观赏波斯地毯的花纹”,现在想来,简直就是渎神了。在佩服作者无知者无畏的时代精神的同时,我觉得Schiff的演绎比Perahia的更加轻盈一些,没有..............
  • 硕士班的好友Joanna要我们用10样东西描述自己,我的答卷如下。 一、BBC Radio 4的shipping forcast。 二、橙花。 三、海。 四、棉布的内衣。 五、深蓝。 六、鲸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