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21, 2004

    飘雪的河

    ..............
  • Nov 17, 2004

    永恒的光

    玛格丽特·哈桑 May the Perpetual Light Shine Upon You, Margaret...  ..............
  • Oct 6, 2004

    回家

    刚刚停定伦敦希思罗,我就觉得自己的生命,回到了4年前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一个怯生生的少年从英航班机的舷窗向外张望。我今天才知道他当时看到了什么。他在午夜独自逡巡于肯辛顿宫和切尔希细碎的石路上,在哈罗兹骄傲的印度式穹顶旁出神。圣保罗教堂和西敏寺里见证他的虔信。他许愿。 4年后的希思罗,我回来了。我来到这..............
  • Aug 14, 2004

    万人嫌

    不出所料,孙正平和宁辛两位主播兢兢业业地出现在雅典奥运会的转播台。 宁主播说:“2000年5月人类发明了DNA!” 孙主播说:“首次参加奥运会的国家还有——密克罗西尼亚。” 宁主播说:“赫拉生下了一个儿子,就是赫拉克勒斯!” 孙主播说:“丹麦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最小的国家。”..............
  • Jul 18, 2004

    Beowulf

    Eva从柏林远寄Seamus Heaney朗读自己翻译的Beowulf磁带,封面还是Eva自己作的现代派绘画,弥足珍贵的礼物。 中学时代,躺在床上听Heaney在BBC上的朗读,正是Beowulf。那时刚刚开始对着BBC鹦鹉学舌,现在,已经是满口不列颠腔。玉流光转,一晃已经将近10年。 高中时代,在破破烂烂的一间新华书店里面半价买到三联版的《贝奥武甫》。译者冯象,彼时还默默
  • Jul 1, 2004

    上海的弹性

    昨天去火车站买票,讶异于人头攒动的壮观景象,排队n个小时竟然没有10日内的票子,估计都让黄牛尽收囊中。飞机票竟然单程也涨到了280欧元左右,还是国内航班。愤愤然之余发觉还得吃饭,于是到处乱走。天目西路那边乱成一团,我正在太阳下面漫无目的地晃悠,回头蓦然发现一个巨大的巴赫雕像,就在天目路旁。虽然粗糙,但其存在本身已经让我激动得魂不守舍,这个乱向丛生的地方,还是有点圣者之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