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12, 2009

    怅然若失被一种确信所中和。我确信他是我生命道路上的一个使者,陪伴我度过这个惨烈年份的春夏。我也确信神一定听到了我的祈祷,在我最低谷的时刻派遣了光明,以金红的头发、俏皮的榛子色眼珠、白皙清香的皮肤标记的光明,从精神的故园飞来,落在这片焦土上。

  • Jun 2, 2009

    旧山河

    今上也许以为,六十年凝固了虚假的历史记忆,二十年抹煞了无辜人的血痕。

    他其实不知道,愈庞大的利维坦,坍塌的也愈迅速。何况是有地上和地下的灵咒诅着的?

  • Sep 11, 2008

    洪水

    我不明白,熟讀蘇東坡范成大文天祥的人們,居然還嗅不出一點異樣,一定要落到袁崇煥的運命,才若有所悟。
  • Aug 18, 2008

    藝謀

    始作俑者,其無後乎?搖頭晃腦的念誦“有朋自遠方來……”的恐怕不應該是這些人吧。孔子孔子,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

    因爲說了一句:飛人的壓力也太大了,被手持加拿大護照的中國人指我“憤青”。我不為自己正名:我充其量算一個“無知少男”,雖則憤怒,還不至於去抵制超市或者外語。在中國,姿態雖然廉價,但往往是“認可的儀式”中最關鍵的一環。中國人最熱愛嘲諷的,是那些不願意...
  • Jul 21, 2008

    更始

    重新開始,用自己的聲音劃破死寂的天空。讓這本不美妙的夜晚,如同van Hogh的《星夜》一樣,流動洋溢起來。

  • May 24, 2008

    科學

    轉一個鏈接,以回應認爲我的討論“不夠科學”的看官。

    http://www.agu.org/pubs/crossref/2007/2006TC001987.shtml

    ...They also suggest that activity on the margin-parallel faults in eastern Tibet may represent a significant seismic hazard to the de...
  • Mar 22, 2008

    同此光塵

    這又是一個忙亂不堪的週末,當然,基調還是要有趣味。我這就出門,揮霍並不充裕的金錢和青春。

  • Mar 18, 2008

    祝禱

    我主。請勿逼迫我。我一直明瞭,信仰意味著苦痛。

    但請勿折磨我脆弱的身心。我知道自己已不復在英格蘭廣袤的原野。請勿時時告知我的方位。請務必讓所有路過的英格蘭人遁入目光無所及的地點。請勿讓我翻檢過往的情事,請勿讓我念起過往。

    在這轟然倒地的國度,我無法擎起統領萬物的能量,只能默默地哀悼消逝的青春。請務必讓我知曉自己的位置,不要時時提醒我過往的榮光與友誼。那交會的光亮可以被忘卻,只是不要讓我淌過那無從重復的湍流。

    請勿讓我有空閒悼念往事與近...
  • Mar 16, 2008

    川陌

    歸途上聼著Bruckner第四,居然在第二樂章心頭一顫。 音符和調性的回歸原來總是這樣撫慰。但也許只是因爲我偏愛維也納風格的敍述,Bruckner從Schubert那裏參來的綿長與深情,蒸餾到純淨的樂句中,雲蒸霞蔚地迷人。
  • Mar 2, 2008

    光釅

    昨日亦是如此,摘脫眼鏡,解開衣領,這種鍛煉方式遠勝健身房。從舒伯特悲愴的音符中走到這商業社會中催人瘋狂的節拍,跨越的幅度未免過大。不過對我來説很容易。首先要忘掉阿多諾關於流行音樂的批判,其次要忘記生活中的瑣事,彼時彼刻,舞者都把自身抽離成爲一個象徵符號了。